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非洲军 >

隆美尔之盾:德国非洲军反坦克防空部队的装备与编制

发布时间:2019-06-17 21:3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温馨提示:本文约6200字,配图34幅,原创不易,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进攻和防御是军事行动中最基本的两个主题,尽管它们看起来是截然相反的,但实际上密不可分,恰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在1941年至1942年的北非战场上,隆美尔统率下的德国非洲军不仅以大胆诡诈的穿插迂回和凌厉迅猛的奇袭攻击让世人震惊,也在防御方面展现出颇高的造诣。在开阔的沙漠地形上进行阵地防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非洲军仍然利用堑壕、雷区、机枪火力点、反坦克炮掩体乃至威力强大的88毫米高射炮构建了坚固的防线,让进攻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此外,作为机械化兵团,非洲军除了坦克外还装备了大量机动车辆,其数量远远超过一线战斗车辆,担负着通信指挥、人员运输、武器牵引、后勤补给等任务,其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坦克。

  沙漠是坦克战的天堂,因此反坦克是沙漠地带防御作战的重中之重。谈起北非战场上德军的反坦克作战,军迷们一定会想到下面的场景:在黄沙漫卷的战场上,位于半埋式掩体内的88毫米高射炮连续射击,点杀2000米外的英军目标,在88炮面前英军坦克的装甲犹如热刀切黄油般被撕裂。用88毫米高射炮猎杀坦克堪称隆美尔在法国战役中的成名之作,在北非更是屡试不爽,不过上面的场景在沙漠战场上并不常见。非洲军在一线门之间,还要兼顾防空任务,而且它们都属于空军部队,而不是陆军编制内的防空单位。在北非战场上,真正担负反坦克重任的还是军师直属反坦克单位的各型反坦克炮。

  ■ 这幅彩绘描绘了1942年5月的加扎拉战役中,非洲军防空部队的88毫米高射炮呈平射状态为前线部队提供火力支援的场面。

  根据战争前期德国陆军师的编制规则,在师级部队中通常编有营级规模的反坦克单位。在1941年初,第5轻装师组建时下属的反坦克单位为第39、605装甲歼击营,均为摩托化单位,前者装备牵引式反坦克炮,后者装备自行反坦克炮。第15装甲师编制内的反坦克单位为第33装甲歼击营,同样装备牵引式反坦克炮。1941年9月,非洲军在编制调整时将第605装甲歼击营调入新组建的特别非洲师(第90轻型师),从而使三个主力师各有一个装甲歼击营,每个营下辖营部、通讯排和3个反坦克炮连,每个连下辖3个排,每排3~4门反坦克炮。

  ■ 非洲军的一辆轻型牵引车拖曳着一门37毫米Pak 36型反坦克炮。在北非战役初期,非洲军的反坦克单位大多装备拖曳式反坦克炮,以Pak 36型为主。

  在1941年初第5轻装师启程前往的黎波里之前,陆军总司令部居然命令该师的第39装甲歼击营将崭新的50毫米Pak 38型反坦克炮更换为老旧的37毫米Pak 35/36型反坦克炮,不过这项命令没有得到彻底执行,最后每个连各保留一个排装备3门Pak 38,另外两个排各装备4门Pak 35/36,全营共有24门37毫米炮和9门50毫米炮。第33装甲歼击营的情况与第39营类似,也以Pak 35/36为主。比较特别的是第605装甲歼击营,该营装备了27辆I号自行反坦克炮,每连装备9辆,每排3辆。在进入战场后,第33、39营开始逐渐将37毫米炮换装为50毫米炮,每个营的Pak 38数量由9门增加到12门,每个连都有一个排装备4门Pak 38。到1941年9月20日,这两个营已经全部换装Pak 38,每个连编有9门炮,每个排3门炮,全营共有27门炮,不过当时第33营尚未满编。淘汰下来的37毫米炮被交给新组建的特别非洲师,作为步兵支援武器继续发挥余热。

  ■ 非洲军装备的37毫米Pak 36型反坦克炮,这种火炮在1941年时已经相当落伍,逐渐被50毫米Pak 38型反坦克炮取代。

  在1941年的北非战事中,空军的88毫米高射炮之所以在反坦克战中表现抢眼,除了威力强悍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陆军各装甲歼击营的反坦克炮性能不足。研制于20世纪30年代中期的37毫米Pak 35/36型反坦克炮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反坦克武器之一,但是到1939年时,面对不断增厚的坦克装甲已经难堪大用。该炮在使用普通穿甲弹时在500米距离上对倾斜30度均质装甲的穿透力仅有29毫米,只能对付轻防护的装甲车,即使配备PzGr 40型穿甲弹和 Stielgranate 41型超口径榴弹,对其威力也提升有限,有效杀伤距离不超过100米。

  ■ 部署在阵地上的37毫米反坦克炮,进行了简易的伪装,注意炮口缠着布料,防止沙尘进入炮管。

  相比之下,50毫米Pak 38型反坦克炮是一款性能优越的武器,虽然在对抗装甲最厚重的英军坦克时有些吃力,但有很多优势。Pak 38的重量为805公斤,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人力拖曳转移阵地,外形低矮,高度仅为1.05米,易于隐蔽和伪装,在地形平坦开阔的沙漠地区非常重要。Pak 38的威力胜过英国的2磅反坦克炮,在100米距离上使用普通穿甲弹可击穿69毫米倾斜30度的均质装甲,如果使用PzGr 40型穿甲弹,穿甲厚度可达130毫米,在500米距离上为59~72毫米,在1000米距离上为38~48毫米,足以击穿北非战场上大多数英军坦克的装甲,直到1942年底,Pak 38始终是非洲军的主力反坦克炮。

  ■ 在平坦地形上放列的50毫米Pak 38型反坦克炮,与站在一旁的士兵相对比,可见该炮外形相当低矮,利于隐蔽。

  ■ 非洲军的反坦克炮兵将一门50毫米Pak 38型反坦克炮放置在简易射击掩体内。

  在二战初期,德军对于自行反坦克炮的开发关注不多,但基于利用库存装备和老旧底盘的目的,在1940年使用捷克斯柯达47毫米反坦克炮和I号B型坦克底盘研发了I号自行反坦克炮,这是德军第一种基于坦克底盘改造的自行反坦克炮,重约6.4吨,最大装甲厚度14.5毫米,在1940年3月到1941年2月间共制造了202辆,第605装甲歼击营在开赴北非时装备了27辆该型战车。斯柯达47毫米反坦克炮的性能优于Pak 35/36,逊于Pak 38,对倾斜30度的均质装甲的穿透力为54~100毫米/100米,48~59毫米/500米,41毫米/1000米,同时全履带式底盘赋予了该型火炮优于牵引式火炮的机动性,使得第605营作为一支机动反坦克力量活跃于一线。不过,I号自行反坦克炮继承了I号坦克的贫弱防护和糟糕的机械性能,生存性和妥善率都很低下。

  ■ 第605装甲歼击营的I号自行反坦克炮,其主炮是一门捷克造47毫米反坦克炮。

  1942年5月,非洲军在新一轮整编中调整了师属装甲歼击营的编制:第33、39装甲歼击营均改为两连制,每个连辖4个排;在第90轻型师编制内新建了第190装甲歼击营,下辖2个连,该营第1连为原第33装甲歼击营第1连,第2连为原第8机枪营第5连;第605装甲歼击营改为军直属单位,仍附属于第90轻装师,该营编制不变,仍为三连九排制。

  除了编制变化外,非洲军各反坦克单位还得到了几款威力更大的反坦克武器,比较尴尬的是,这些新武器的源头来自东线年的“巴巴罗萨”行动中,德军缴获了大量苏制火炮,其中包括约1300门76.2毫米M1936式师属野战炮,这种火炮的性能优于当时德军任何一款反坦克炮,德国兵工部门对其进行了改造,使之能够发射德制弹药,对倾斜30度的均质装甲的穿透能力为:100~135毫米/100米,90~116毫米/500米,82~94毫米/1000米,73~75毫米/1500米,58~65毫米/2000米。这款苏制火炮被德军赋予FK36(r)/Pak 36(r)的装备代号,作为75毫米Pak 40型反坦克炮批量服役前的过渡武器装备德军一线等新型坦克。

  ■ 非洲军装备的76.2毫米Pak 36(r)型反坦克炮,该炮由德军缴获的苏制76.2毫米M1936型野战炮改造而来。

  ■ 非洲军的一门76.2毫米Pak 36(r)型反坦克炮在开火瞬间的留影。

  非洲军也获得了少量76.2毫米Pak 36(r)反坦克炮,主要装备第90轻型师,第15、21装甲师也有装备,并在战斗中表现卓越。在1942年7月的第一次阿拉曼战役中,第21装甲师第104装甲掷弹兵团团部连反坦克排的2门76.2毫米反坦克炮被部署在前沿,抵御英军第23装甲旅的攻击,其中1门火炮在遭到炮火压制、炮组两人受伤的情况下,在二等兵京特·哈姆的冷静操纵下,击毁了15辆坦克。战后哈姆荣获一级铁十字勋章,鉴于他的英勇表现对于扭转战局起到了关键作用,上级又推荐他获颁骑士十字勋章获得批准。8月7日,隆美尔元帅亲手为哈姆戴上了德军最高荣誉,当时他年仅19岁,是非洲军最年轻的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

  ■ 这幅画作表现了1942年7月22日京特·哈姆操纵火炮向英军坦克射击的场面。

  ■ 1942年8月7日,隆美尔亲手为哈姆佩戴骑士十字勋章(左),哈姆当时年仅19岁,是非洲军最年轻的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右)。

  利用76.2毫米Pak 36(r)反坦克炮,德国人还开发了相应的自行版本,共有两种型号:使用II号坦克底盘的“黄鼠狼II”和使用38(t)坦克底盘的“黄鼠狼III”,其中后者在1942年7月装备非洲军反坦克单位。“黄鼠狼III”重约11吨,高度2.5米,身形高大,不利于隐蔽,但其正面装甲厚度达到50毫米,配以强力火炮,足以扮演“坦克杀手”的角色。“黄鼠狼III”虽然性能优良,但数量不足,从1942年7月到1943年5月总共只有66辆送达北非,因此只能部分换装,第33、39装甲歼击营各自的第1连装备了16辆,每排4辆,而第2连装备12门Pak 38型反坦克炮,每排3门。

  ■ 非洲军装备的“黄鼠狼III”自行反坦克炮,可能隶属于第33或第39装甲歼击营。

  ■ 非洲军某装甲歼击营的“黄鼠狼III”的彩色侧视图,1942年11月阿拉曼战场。

  第605装甲歼击营迟至1942年10月中旬才开始换装“黄鼠狼III”,而在此之前,该营于1942年1月接收了一款被称为“黛安娜”的应急版自行反坦克炮,该炮是专为非洲军开发的型号,利用布辛BN9型5吨半履带牵引车底盘搭载1门76.2毫米反坦克炮,总共改装了9辆,在1942年1、2月间全部装备第605营,该营每个连都有一个排换装“黛安娜”,每排3辆,另两个排继续装备I号自行反坦克炮,每排3辆,全营战车数量仍为27辆。在1942年5月的加扎拉战役中,第605营投入7辆“黛安娜”,以精准的火力重创英军第4装甲旅。

  ■ 第605装甲歼击营的“黛安娜”自行反坦克炮的彩色侧视图,1942年7月。

  到1942年10月第二次阿拉曼战役之前,非洲军的主力师保持了相当强大的反坦克力量,以第15装甲师为例,全师共有72门50毫米反坦克炮和16辆“黄鼠狼III”,还得到空军高炮部队8门88毫米高射炮的加强,从而在战役前期给英军的进攻造成了很大损失。

  在战争前期,德国陆军师建制内没有固定的防空单位,而是在作战时临时编入来自空军高炮部队或陆军的独立防空单位,以执行野战防空任务。德国空军的高炮部队以连为基本作战单位,主要分为轻型高炮连(装备小口径高射炮)和重型高炮连(装备88毫米以上口径的重型高射炮)两种类型,而陆军的独立防空单位最初多装备小口径高射炮。

  ■ 非洲军防空部队的炮手们在操纵一门20毫米轻型高射炮,这是非洲军普遍使用的防空武器。

  1941年2月,第5轻装师组建时编制内有两个营级防空单位,分别是陆军第606装甲防空营和空军第33高炮团第1营,前者下辖3个防空连,装备20毫米高射炮,后者下辖5个连,其中第1~3连为重型连,装备88毫米高射炮,第4~5连为轻型连,装备20毫米高射炮。第15装甲师在组建时没有任何防空单位。在1941年9月编制调整后,第15、21装甲师内均无防空单位,但特别非洲师(第90轻型师)的第361非洲团内编有陆军第613防空营第1连,这个连一直保留在该师建制内,后来编入第190装甲歼击营。1942年5月,隆美尔准备第二次进军埃及时,非洲军下辖的3个主力师均临时加强了防空单位,提供防空掩护。第15装甲师附属了空军第43高炮团第1营(下辖3个轻型连和2个重型连);第21装甲师附属了陆军第617装甲防空营(下辖3个连)、第90轻型师附属了陆军第606装甲防空营(下辖3个连)。

  在北非战场上,所有88毫米Flak 36/37/41型高射炮都属于空军高炮部队所有。最早抵达北非战场的空军高炮部队是第33高炮团第1营,之后第18、43高炮团也被纳入非洲军建制。在第18高炮团第1营基础上组建了第135高炮团,该团与第102高炮团合编为第19高炮师。88毫米高射炮是沙漠战场上最令英军感到恐惧的武器,除了执行常规防空任务外,它们还担负了大量反坦克任务和火力支援任务,是名副其实的战场多面手。在防御作战中,德军惯于将88毫米炮配置在步兵前沿阵地的后方,从而在远距离上对进攻的英军坦克实施精确打击,使对手在接近己方阵地前就付出惨重的代价,同时火炮也能就近得到步兵的保护。这一战术在实战中效果极佳,比如1941年6月在埃及边界的萨尔姆,第33高炮团第1营的88毫米炮在防御战中击毁了大约80辆英军坦克。不过,可供使用的88毫米高射炮数量始终不多,比如1942年5月,第135高炮团拥有36门88毫米高射炮,到8月间为39门。

  ■ 1942年在北非战场上执行反坦克任务的88毫米高射炮,隶属于第19高炮师。

  ■ 一名英军军官在检查一门被德军遗弃在阵地上的88毫米高射炮,注意其炮管和防盾上的战果标志。

  除了88毫米高射炮外,非洲军使用最普遍的防空武器是20毫米Flak 30/38型高射炮。值得一提的是,非洲军经常将这种轻型高射炮安装在各种类型的机动底盘上,改装为自行高射炮,伴随装甲部队行动,随时提供防空火力掩护,比较常见的是利用D7型1吨半履带牵引车改装的型号(SdKfz 10/4),也有使用轮式底盘的型号。不过,非洲军的空防安全更多依赖于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的表现,只要“非洲之星”马尔塞尤上尉的“黄色14号”战机飞翔在战场上空,比任何高射炮都给力!

  像非洲军这样的机械化兵团,其作战效能并不仅仅取决于坦克的数量和性能,更重要的是坦克背后由众多机动车辆构成的后勤补给体系的运转效率。没有这些车辆源源不断地将人员、弹药、燃料和其他物资运往前线,即便是最精锐的装甲军团也不过是徒有其表的废铁,它们是支撑隆美尔的装甲矛头向敌突刺的真正力量。

  ■ 行进在沙漠公路上的非洲军车队,数量庞大的机动车辆是装甲部队实施作战的后盾。

  根据1941年底的编制表,非洲军的两个装甲师各编有3500~4000辆机动车辆,其中90%是轮式/半履带非战斗车辆,其数量远超坦克数量,主要从事人员运输和后勤补给任务。以第21装甲师为例,在1941年12月底,该师编制内有大约1000辆摩托车(其中约700辆为挎斗摩托车),虽然这种轻型车辆并不适合沙漠战斗,仍大量装备在作战单位中。此外,第21装甲师还有约1000辆各型乘用车,作为各级指挥官和其他人员的交通工具,其中包括450辆小型乘用车(Kfz1~4)、350辆中型乘用车(Kfz12/17)和15辆重型乘用车(Kfz21/23),还有超过150辆轻型越野卡车(Kfz69/70/81)也用于人员运输,此外还有52辆Kfz31救护车。第21装甲师后勤运输的主力是约1700辆载重卡车,主要配备炮兵、支援和后勤单位,大多是中型双驱卡车,只有少量欧宝“闪电”一类的四驱卡车。

  ■ 在沙漠戈壁中集结的非洲军运输车辆,前线部队需要大量卡车运送给养、燃料和弹药。

  非洲军的装甲师还装备了大量半履带车辆,其中只有小部分配备给战斗部队。与大多数德军装甲部队一样,非洲军装甲师中只有少量步兵单位配备SdKfz 251半履带运兵车,比如在1941年2月,第5轻装师中只有第2、8机枪营的营部连各配备10辆SdKfz 251,第15装甲师中只有第115步兵团第2连乘坐SdKfz 251机动。在1941年12月,第21装甲师编制内仅有10辆人员运输型SdKfz 251,另有其他变型车,比如SdKfz 251/6指挥车、SdKfz 251/7工兵运输车、SdKfz 253炮兵观察车等。此外,非洲军还少量装备过SdKfz 250半履带装甲车。第21装甲师的大部分半履带车属于牵引车,主要装备第155炮兵团和第39装甲歼击营,用于牵引火炮,主要型号包括SdKfz 7型8吨牵引车、SdKfz 9型18吨牵引车、SdKfz 10型1吨牵引车和SdKfz 11型3吨牵引车等。

  ■ 这幅彩绘表现了非洲军的SdKfz 251半履带装甲车伴随坦克冲锋的场面,这种车辆在非洲军中装备数量很少。

  ■ 1942年2月,非洲军炮兵部队的一辆SdKfz 11型半履带牵引车拖曳一门105毫米榴弹炮。

  除了坦克外,第21装甲师的战斗车辆中还包括相当数量的轮式装甲车,比如第3装甲侦察营装备了64辆轮式装甲车,主要型号包括SdKfz 221/222/223型四轮装甲车、SdKfz 247/261型六轮装甲车、SdKfz 231/232/263型八轮装甲车等,它们有些作为侦察车辆使用,有些增设了额外的电台设备,作为通讯指挥车使用。

  ■ 非洲军某装甲师通信营的SdKfz 263型装甲通信车,该车属于SdKfz 231型八轮装甲车的变型车。

  在整个北非战役期间,机动车辆短缺问题始终困扰着非洲军,车辆在沙漠环境下发生的种种问题使得情况雪上加霜,而陆军总司令部也要对非洲军的车辆问题负有部分责任。在为非洲军提供机动车辆时,陆军总部并未认真考察意大利军队大量使用柴油车辆的经验,从简化后勤考虑认为没有必要为前线配置使用两种燃料的车辆,因此运往北非的车辆全部是汽油车辆,而在沙漠中柴油车辆要比汽油车辆更可靠。此外,陆军总部对于非洲军机动车辆的数量和型号做出了不合理的限制,比如大部分车辆是越野能力不足的双轮驱动车辆,其中还有民用改装车型或者直接征用的民用车充数,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不适于在沙漠使用,比如在1941年夏季,第15装甲师的约1000辆载重卡车里仅有45辆是四轮驱动,同期第21装甲师的后勤部队中也只有74辆载重卡车适用于沙漠地形。

  ■ 非洲军的车队沿着沙土公路向前线开进,非洲军的大部分机动车辆并不适合在沙漠中使用。

  沙漠地区糟糕的道路条件和恶劣的气候对所有德军机动车辆来说都堪称噩梦,北非缺乏铺装路面的公路,大多是沙土公路,沙粒、尘埃和高温对于车辆使用十分不利。与英军车辆不同,大部分德军车辆没有针对热带沙漠环境进行特别设计。坚固耐用的“桶车”是北非战场上最受德军喜爱的车辆,被证明是一款非常有用且可靠的车辆,即使如此,“桶车”在沙漠地区的引擎寿命会大幅下降,在正常环境下“桶车”行驶60000~70000公里才需更换引擎,而在北非仅行驶5000公里引擎就接近报废,即使加装了特制的空气滤清器也只能将寿命行程延长至12000~14000公里,仅为正常寿命的1/5。相比之下,坦克的引擎寿命约3500公里,约为正常寿命的一半(7000~8000公里)。在昼夜温差很大的沙漠中,车辆弹簧的弹性下降,易于疲劳断裂,也增加了故障几率。各种内外因素导致非洲军的车辆故障率居高不下,车辆妥善率十分堪忧。在1941年8月,第21装甲师后勤分队编制内的315辆机动车中仅有191辆可以使用,其余124辆处于在修状态。1942年1月,第21装甲师编制内的3528辆机动车里有2459辆无法使用,包括625辆摩托车、565辆乘用车、831辆卡车、151辆牵引车和287辆装甲车,妥善率不足30%。

  ■ 一群非洲军士兵站在一辆82桶车旁边,这种越野吉普车在北非战场上非常受欢迎。

  面对机动车辆的巨大缺口,非洲军除了加强维修外,一个重要的解决之道就是大量使用缴获的英军车辆,这方面隆美尔本人就是典型,他使用的“猛犸”指挥车就是英国人的战场馈赠,英制车辆的可靠性得到了敌对双方共同的肯定。在1942年夏季,非洲军有一半的机动车辆是从英军手中获得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失去这些缴获车辆的帮助,隆美尔几乎没有可能完成从的黎波里到阿拉曼的漫长远征。

  ■ 一这幅彩绘表现了隆美尔及其幕僚在前线指挥作战的场面,他们身后可见那辆著名的“猛犸”指挥车,该车是缴获自英军的战利品。

http://howmlmwork.com/feizhoujun/3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