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非战斗减员 >

诞辰110周年纪念

发布时间:2019-11-21 14:4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46年6月26日开始的中原突围战役,揭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中共中央主席和主席,直接指挥了中原突围。突围前后的每一个重大行动,都是决定或批准的。同时,对中原突围的意义和作用,也作出了公正、权威的评价。

  中原地区地处中国腹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自古即为兵家必争之地。在文电中所说的“中原部队”、“中原军”,就是指抗日战争时期在豫鄂边区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的新四军第5师部、从河南西、中部南下的八路军王树声部,以及南下湘粤边后又被迫北返的八路军第359旅王震部。这3支部队会合后组成以、郑位三为首脑的中原军区,辖野战部队2个纵队、3个军区独立旅及地方团队共约6万之众。中原解放区是全国6个大战略区之一,地处豫鄂边区的广大地域,构成对平汉铁路和武汉三镇的直接威胁。坚决的蒋介石认为,这支军队是他发动全面内战、独霸天下的严重障碍,必欲首先消灭而后快。日本刚投降,他就乘机调动大军,包括其“五大主力”之一的第18军(后改编为整编第11师)、第66军(师)、第75军(师)等嫡系部队,借“受降”之名,抢占武汉及其周围的多个军事要地,向中原地区的人民军队大举进犯。洞察了蒋介石的阴谋,知道中原一失,蒋军势必集中全力进攻我华北、华东等老解放区。于是,国共两党展开了“中原逐鹿”的军事斗争。《军事文集》中《河南部队的任务》及《在桐柏山区域创造新战场》两篇文章,充分反映了当时的斗争形势和的战略思想。针对蒋介石的军事进攻和政治上造谣污蔑,又公开发表了《进攻的真相》一文,指出:“我豫鄂两省解放区军队,现被第一、第五、第六三个战区的军队共二十几个师四面包围,刘峙任该区剿共总指挥。我豫西、豫中、鄂西、鄂东、鄂中等处解放区都被军队侵占,大肆烧杀,迫得我、王树声等部无处存身,不得不向豫鄂交界地区觅一驻地,以求生存,但又被军队紧紧追击。”(《选集》第4卷,1167~1168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1945年11月下旬,“紧紧追击”的正规军达11个军24个师以及8个游击纵队。中原部队面对30余万敌人的围追,主力东移到平汉路东之大悟县宣化店地区。

  此时,国共双方达成“停战协定”,蒋介石以所谓“军事调处”为缓兵之计,继续调集、部署大军向中原部队进攻。他们和日军、伪军相互勾结,“接收”了武汉周围和鄂豫边区内的全部日、伪据点,又侵占解放区的许多重要城镇,修筑了数以万计的碉堡工事,使中原部队处于被严重包围、分割的极其不利的境地。主力4万余人被压缩在宣化店周围方圆不足100公里的狭窄地区。军又步步进逼,严密封锁,不断蚕食,紧缩包围,使中原部队陷于绝粮断炊、供应极端困难,处境十分危险的境地。在此情况下,于4月29日,致电在南京的周恩来与及美国谈判代表,争取中原部队合法转移。(《年谱》下卷,74~75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第二天,又致电中原军区领导人:“只要顽军不破裂,应依原计争取合法转移为上策。”(《军事文集》第3卷,189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中原军区也提出“移兵五河就食”的要求,但均遭对方拒绝。蒋介石的目的是要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全部消灭中原军区部队,控制整个中原地区。5月1日,中共中央3次电告中原军区:有5月5日至9日围歼你们的计划,你们应在5月5日前完成转移的一切准备工作,以一部向东,一部留原地坚持游击战争,主力向西为适宜。5月2日,以中共中央名义复电中原部队:“顽进攻时,在原地打几仗,不轻走,以免中敌挑拨之计和自取困难,万不得已向西突围方针甚好。”(同上书,197页)在关键时刻,周恩来根据中共中央和的决定,于5月1日与代表交涉,指出军30万人包围中原解放区郑位三、部6万人,并准备发起进攻以发动全国性内战,要求政府对此阴谋立即制止。5月5日,周恩来飞抵武汉,与和美方代表会谈,要求尽早让新四军第5师部队撤出。(《年谱》下卷,75页、79页)5月6日,周恩来又与和美方代表同赴中原解放区视察,8日抵达宣化店,听取了中原军区领导人关于军对中原部队围攻情况的揭发汇报。经过谈判,国共双方达成了停止冲突的4条协议;周恩来又向中原部队领导人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中原解放区主力进行战略转移的决定,详细研究了突围方案及给养、伤病员等工作,说:你们拖住了几十万蒋军,有力地支援了东北战场,也配合了华北战场。5月10日,周恩来同、美方代表签定了停止中原战事的《汉口协议》(《周恩来年谱》(1898~1949),681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使于5月初进攻中原军区的计划被迫推迟。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即使军蓄谋于短期内聚歼中原部队,但中共中央和为制止内战,争取和平,仍没有作出要中原军区主力突围、放弃根据地的最后决定;即使主力转移,也要留部队原地坚持,决不能让军轻易席卷中原。

  曾流行一种说法:中原突围似乎是中共中原局、中原军区领导人自行决定的,是一种仓促行动。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被迫签定的《汉口协议》,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欺骗群众。协议的墨迹未干,背信弃义的军对中原解放区的大规模进攻准备就更加紧张地进行,目的是在消灭中原军区部队后,腾出这30万大军去进攻华北、华东,发动全面内战,在关外、关内大打。于5月29日以名义指示各军区要“充分准备对付大举进攻”(《军事文集》第3卷,239页)。6月1日,电告中原军区领导人:“美蒋态度对我极为恶劣,全面内战不可避免。”“必须准备对付敌人袭击及突围作战。”(同上书,246页)中原军区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进行了突围作战的多项准备工作:复员1万人,通过合法手段转移伤病员近千人,化装转移一大批干部到华北等老解放区。可见突围并非“仓促行事”,也不是“毫无准备”。

  6月19日,以中共中央名义致电中原军区领导人,指出蒋介石决定大打,中原部队要随时准备突围。突围方向第一是争取可能向北,第二是向北不可能时准备在区域创造根据地。(同上书,274页)为了对付的大打,6月22日,又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全面破裂后太行和山东两区的战略计划》,要求两区部队大举向南出击,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相机占领开封、徐州。指出:“在上述作战计划中,我五师主力突围向河南出动,其任务为钳制河南之敌,配合你们作战。”并指出“这一计划可保障五师不致被消灭或吃大亏”(同上书,284页)。这样,就使中原突围和全国的战略计划紧密联系在一起而成为“一盘棋”了。6月23日,形势急转直下,军大规模进攻已如箭在弦上,迫在眉睫。命令中原部队“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同上书,288页)。6月26日,军突然发起进攻,中原部队遵照中共中央和的指示,除留少数部队在原地坚持斗争外,以一部向东行动,主力约7个旅和中原部队领导机关分南北两路突围西进。

  对中原部队突围极为关注。6月27日,他以中共中央名义电告华北、华东、华中等地负责同志:“蒋介石所谓四十八小时后有惊人举动,是指阴谋歼灭我中原部队而言,蒋于月中下令聚歼有不许漏网之语。昨宥(26日)起实行攻击,我中原部队不得不起而自卫。这一自卫斗争是否能不受严重损失,现尚不能预计。”(同上书,303页)当中原部队主力突破军平汉路封锁线后,感到十分欣慰,7月5日,他致电周恩来,告以“我五师已脱危险期,到了随枣南北地区”(同上书,322页)。据现有资料,从7月3日到7月15日,连续4次致电中原部队领导人,通报敌情,指示行动,交待任务,在7月5日的电报中:向中原部队通报了“蒋介石以武庭麟、宋瑞珂作战不力,未能阻我西进,饬令查办,并称,此次剿匪关系整个战局及建国前途,要求努力作战。从各剿匪蒋军反映,一切剿匪部队,均未完成任务,我方损失甚微,彼方毫无所获”。当中原突围部队粉碎了敌人追堵,分别越过丹江、襄河而进入豫陕边和鄂西北地区,又于7月15日致电中原军区领导人,高度评价中原部队胜利突围的意义:“整个突围战役是胜利的,敌人毫无所得。”(同上书,346页)7月20日,向东突围的皮定钧旅已到达苏皖解放区,8月29日,王震率第359旅也返回陕北根据地。整个中原部队胜利地实现了战略大转移。

  曾有观点认为:新四军第5师部队有的在突围中被消灭了,有的被打散了。实际上,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根据有关资料统计,参加中原突围的部队共约5万人(原6万,已复员及转移约1万人),在8月初,突围战役第一阶段结束时,中原部队除去战斗伤亡及非战斗减员约8000人外,尚保存主力有4万之众,占85%;而且占大半的非战斗减员中,还有经组织批准沿途化装转移到各解放区的各级干部,因伤病隐蔽在当地群众中休息治疗的约1000人。这样,中原部队的损失只占总兵力的15%左右,而军则被歼约1万人(其中正规军占一半),并没有成建制地消灭中原地区的人民军队1个连甚至1个排,真是“毫无所得”!蒋介石妄图一举歼灭中原部队的阴谋彻底破产。

  当中原部队主力进入豫陕边、鄂西北地区后,以战略家的远见卓识和雄才大略,统筹全局,权衡利害,立即赋予中原部队以新的战略任务。7月13日,以中共中央名义致电中原部队领导人:“蒋介石决心大打,其计划是先攻苏皖,后攻华北,并企图消灭我中原军。”“我中原军之任务是以机动灵活之行动,在鄂豫皖川陕广大地境内,在外线牵制反动派大量军队,帮助我内线作战部队取得胜利。”(同上书,338页)7月15日,又明确指出:“牵制大批敌军在敌后创立根据地是我中原军的光荣战略任务……在鄂豫皖川陕五省境内进行机动灵活之作战。”(同上书,344页)为使中原部队各部充分理解和坚决执行这一战略任务,7月24日,又致电中原部队南路突围部队领导人,再次明确指出:“你们的任务是在长江以北,襄河以西以南广大区域内实行机动灵活之作战,各个歼灭敌人,发动民众,建立根据地。这一任务必须说服全体指战员坚决执行。”并且要求各部“转变向北归队及向西与郑(位三)李(先念)会合之思想”(同上书,362页)。7月25日,致电突围到陕南的中原部队领导人指出:“对我中原军四出游击深为恐惧”,“你们应下决心以团为单位分散于陕南各县,划分区域,每团管一县至二县,分散的程度以能打民团及一连一营为标准。”(同上书,364页)9月10日,又以中共中央名义指示中原局所属鄂西北区党委,要求使“鄂西、鄂中、陕南成犄角之势,牵制蒋军一大部分力量,协助华北、华中、西北粉碎进攻。这是你们的伟大战略任务。你们应把这一战略任务传达每一指战员,坚决克服归队思想”。“在敌人后方创立几个根据地,立稳脚跟,钳制大量敌人,这是你们的神圣任务。”(同上书,472~473页)据《年谱》记载,从1946年7月5日至10月23日,对中原部队在敌后建立根据地的电报指示达23份之多,其中有时是一天两次,不仅有发给、王震、王树声等中原军区领导人的,还有直接给地区负责人方正平、张体学的电报指示。编入《军事文集》和《文集》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为什么对中原部队在敌后建立根据地,坚持游击战争,在外线牵制敌人如此重视,为此反复强调,一再说明这是光荣、伟大、神圣的战略任务,并要求把这一任务传达到每一个指战员?这是他和中共中央从当时的形势和战争全局出发作出的一个重大战略决策,也可以说是国共两党“中原逐鹿”的继续。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第3卷记载:全面内战爆发时,军总兵力约430万人,陆军有86个整编师(军),248个旅(师),约200万人。蒋介石企图用193个旅约160万人(占陆军兵力80%)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加上大量的空、海军配合,力争在3~6个月首先消灭关内人民军队,然后解决东北问题。除其中的11个整编师(军),26个旅(师)用以包围、进攻中原解放区外,用于进攻华北、华东、晋察冀、陕甘宁、东北等解放区及广东、海南岛游击部队的共165个旅。不言而喻,中原解放区牵制的26个旅,在战争的天平上,是一个不小的砝码。正如陈毅后来说的:“没有你们(指中原部队)的牵制,这三十万蒋军主力无论压在哪个头上,都是吃不消的。”由于当时各个解放区军民都还没有来得及作好粉碎军进攻的各种准备,兵力和装备都处于严重劣势,不得不以自卫手段进行内线作战;从战争全局考虑,人民军队必须有一支强有力的兵团在外线作战,用以钳制敌人,配合内线作战。中共中央和把这一重大而光荣的战略任务赋予中原地区的人民军队,是对中原军区的信任和重托。但是形势也是极为严峻的,军为防止人民军队立足生根,将追击和“围攻”的兵力增加到32个旅,共36万余人。中原军区部队面临严重的困难。对此非常关注。8月9日,他以的名义致电、、陈毅、粟裕说:蒋军程潜、刘峙、胡宗南及重庆行营、桂军共计39个旅,其中除1个旅(第53旅)入晋,6个旅守备洛阳、潼关、西安线外,“全部用于对付我中原军,故我中原军负担极重,急需援助”。因此,要求太行、山东、华中区的人民军队积极作战,在1个月内各歼敌2~3个旅,则不仅可以使蒋军向苏中、苏北之进攻必受顿挫,新黄河受我威胁,而且“中原军面前之蒋军被调向东向北者必愈多,因而使我中原军能在陕南、豫西、川东、鄂西、鄂中、鄂东、皖西等七八处地方站住脚跟,即是战略上一大胜利。”(同上书,396页)在的指挥下,华中、华东、华北连续大捷之后,蒋介石不得不从追击的军陆续抽出一部分兵力去增援应急。但到9月11日,围攻我中原部队的还有14个正规旅,兵力超过中原部队3倍以上,而且敌军装备精良,粮弹充足;而陕南、鄂西北地区,都是山大人稀,地瘠民贫,粮食奇缺,我中原部队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武器弹药得不到补充,伤病员无法医治,集中则遭敌正规军“围攻”,分散活动则受敌地方保安团队袭击,战斗频繁,部队疲劳不堪,人员有减无增。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广大指战员仍英勇无畏,艰苦奋战,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遵照的指示,在鄂、豫、陕、湘广大地区坚持游击战争,把蒋军10多个旅死死拖住,给在内线作战的华北、华东主力以有力的支援和配合,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战略作用,其中最主要的是推迟了胡宗南部进攻延安的时间。

  当中原军区北路突围部队越过丹江即将入陕时,蒋介石惊恐万分,3次电令刘峙、胡宗南:“务于荆紫关以南将李部歼灭。”胡宗南便将他的精锐嫡系整编第1、第76、第90师各一部进至鄂、豫、陕边进行堵击,阻止人民军队入陕。据其战区政治部主任、西安警备司令当时的自述:“之企图系占领陕南,控制关中,响应陕北,进展甚速,威胁甚大,国军预计在两礼拜内进攻陕北,现已被破坏。”后来中原部队主力进入陕南,王震所部占领镇安后,胡宗南又不断增兵防堵、“围剿”,共达9个旅之多,进攻延安的计划再度推迟。这就为陕北军民粉碎蒋介石进攻的准备工作赢得了半年以上的宝贵时间。这种战略上的配合作用,还可以从华北战场上看到。中原部队自6月底开始突围,到8月中旬,敌人围追堵截的兵力增加到30多个旅,并大部被牵制到豫西、陕南地区。陇海路开封、徐州之间及铁路以南,新黄河以东、以北的广大地区,只有敌整编第68、第55师共6个旅及地方团队担任守备。于是,晋冀鲁豫野战军乘机于8月10日发动了陇海战役,攻占兰封等5座城镇,歼敌2个旅连同保安团队1.6万余人。“中原解放军英勇突围坚决奋斗,拖住了五倍于己的敌人……给晋冀鲁豫野战军进行反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第二野战军战史》,47~50页)

  关于中原部队外线作战所起的作用,就连军也是承认的。当时参加“围剿”鄂中、鄂西北地区的军第66师师长宋瑞珂后来写道:“蒋介石、陈诚妄想一举消灭所部于宣化店地区,不但被将军等先期行动所粉碎,而且王震将军率三五九旅回到陕北,皮定钧率一纵一旅到达苏皖地区,王树声、刘昌义、罗厚福等开辟鄂北游击区,张体学在鄂东,李人林支队在鄂中,均坚持游击战争,牵制了4个师的兵力,迫使蒋军整编第14、第15、第66和第72师在1946年下半年不能北调苏鲁战场,这就大大削弱了蒋军的作战能力,并对以后解放军的战略反攻起了一定的作用。”宋瑞珂在这里没有提到陕南、豫西,那里被牵制的蒋军远远超过了这4个师。

  从以上事实不难得出结论,尽管中原部队在外线作战付出了重大代价,但对全局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共中央和的决策是英明的、正确的,为了全局的胜利而牺牲局部是值得的。当时在延安曾对等人说:“中原部队在外线作战,今天已经起了战略作用,不比到华北编几个纵队,打几个胜仗起的作用小。”陈毅在1947年10月接见中原部队干部时说:“有人说中原突围是个错误,部队受了损失……我说这叫岂有此理!前不久,在延安干部会上,有位中央领导同志讲,中央是准备牺牲你们的,包括、王震、王树声同志在内,现在你们胜利突围,保存了主力,保存了干部,还开辟了新的根据地,极大地援助了兄弟解放区的作战,为夺取全国胜利起了重大作用,这是错误吗?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传》,681页、697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

  全军最高统帅,深知中原军区部队是一支能征惯战的劲旅。在解放战争的全局棋局上,把这枚重要的“棋子”落在何处,如何使之发挥最大的作用,又如何保存这枚“棋子”不被敌人吃掉,是他昼夜思考、运筹帷幄的重大问题。为了在中原逐鹿,曾指示中原部队在桐柏山区开辟战场;国共停战协定后,为争取和平,曾要中原部队就地停战,等待整编;在30万大军紧密包围,阴谋聚歼时,又计划使中原部队合法转移;遭到拒绝后,这才下令“立即突围”;突围胜利,他立即决定中原部队在鄂、豫、皖、川、陕广大地境内,进行外线作战,牵制反动派的大量军队,帮助内线部队取得胜利。实践证明,这实在是一着妙棋。中原部队在外线作战,虽然受到不小损失,但并没有被消灭。在皮定钧旅进入苏皖解放区,王震率第359旅安全抵达陕北根据地后,到1947年3月、4月间,这些部队虽有不同程度的减员,但在豫鄂陕边、鄂西北、鄂东、皖西及大江南北坚持游击战争的中原部队还有1万多人,继续执行着大量牵制敌人的任务。对这些部队的安危表示严重关切。1947年3月11日,是胡宗南部进攻延安,战斗万分紧张的时刻,就在这一天,致电、及陈赓:“延安准备暂时让敌占去,但陈先瑞韩东山所率五师部队三千余人有被敌歼灭之危险。故无论如何应派队救援。”“以一个旅渡(黄)河接护五师,主力四个旅即刻占领同浦线。”(《军事文集》第4卷,7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4月15日,当中原部队一部撤到黄河以北的山西境内时,即致电、等晋冀鲁豫军区负责人,指出:“五师文(建武)汪(锋)部七千人是该师精华,你们应当作自己的建制部队一样给以积极帮助”,补充兵员武器,进行整训,给予适当战斗任务“使该部在战斗中壮大起来,以便将来和大军一道出河南作战。”(《年谱》下卷,185页)中原部队没有辜负的期望。这支部队在山西晋城经短时期休整后,被整编为1个纵队,1947年10月,由率领南下大别山与刘邓大军会合。同在敌后坚持游击战争的中原独立旅合组成江汉军区,进军平汉路西,襄河南北的广大地区。当时这支部队的兵力为3个旅,1.1万余人。这是由在外线作战的中原部队集中组成的一支成建制的部队。他们经过1年零5个月的作战,到1949年5月即中原突围3周年前夕,共歼敌第79、第28军等部4.6万余人,部队发到4.3万余人,不仅全部收复了失地,还扩大了解放区。(据《江汉军区战史》,不包括皮定钧旅及第359旅,也不包括在陕南、鄂东、皖西坚持的中原部队。)

  对于中原部队胜利突围和在外线所起的作用是了如指掌的,多次予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1946年7月15日,他在为中共中央起草致中原军区领导人电中指出:“你们这一行动已调动程潜刘峙胡宗南三部力量,给反动派以极大震动与困难,故你们的行动关系全局甚大。”(《军事文集》第3卷,346页)这里应该特别指出:评价中原部队突围和在外线作战的意义及其所起的作用,用的词不是一般的很大,或者是重大、巨大、而是“极大”。据辞书解释,极者是达到顶点,有最高的意思。“极大”一词,显然比很大、重大、巨大……包含有更大一些、更为重要的份量。据我所知,用“极大”来评价、鼓励、表彰中原部队的行动与任务,先后还有5次之多。这是非常难得的殊荣。中原突围后不久,即1946年7月5日,即以名义致电中原军区领导人郑位三、等人:“你们任务是活动于鄂西北、豫西南广大地区,一面保存自己,同时钳制大量敌人,对全局贡献极大。”(《军事文集》第3卷,324页)7月7日,又致电中原军区领导人:“希望你们不但生存,而且发展,并为全局牵制大批敌人,这有极大战略意义。”(《年谱》下卷,105页)9月11日,当中原部队已开始分兵创建根据地,正处于被敌重兵“围剿”的困难时刻,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致中原局和鄂西北、鄂皖边党委电报,在通报各地战况及中原部队任务时,再次指出:“在陕南、鄂西、鄂北、鄂中对付我中原军者共十四个旅……我中原军的任务就是咬紧牙关,克服困难,在当地立稳脚跟创立根据地,钳制这十四个旅,协助老解放区粉碎进攻。你们过去两个月的英勇斗争已起了极大的战略作用,中央希望并责成你们要起同样的作用。全党全军均关心你们,你们不是孤立的。”(《从延安到北京》,120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在著名的《三个月总结》中,又一次写道:“过去三个月内,我中原解放军以无比的毅力克服艰难困苦,除一部已转入老解放区外,主力在陕南、鄂西两区,创造了两个游击根据地。此外,在鄂东和鄂中均有部队坚持游击战争。这些都极大地援助了和正在继续援助着老解放区的作战,并将对今后长期战争起更大的作用。”(《选集》第4卷,1207页)最令人激动和鼓舞的是1947年5月28日,在中原部队已完成外线作战任务,解放战争即将进入全面反攻的前夕,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致中原部队全体同志的慰问电中,第6次用“极大”来肯定中原部队的斗争及其所起的战略作用:“我中原各部为着反对卖国贼蒋介石的进攻,从去年七月起在陕南、豫西、鄂西、鄂中、湘西等地,在极端困难条件之下,执行中央战略意图,坚持游击战争,曾经钳制了蒋介石正规军三十个旅以上,使我华北、华中主力渡过蒋介石进攻的最困难时期,起了极大的战略作用,所有参加这一英勇斗争的指战员,均为全国人民所敬佩,中央特向你们致慰问之意。所有参加这一斗争的部队,在和优势敌人的艰苦战斗中,虽然遭受了不小损失,但是基本骨干依然保存。中央希望你们在(郑)位三、(李)先念二同志领导之下,加紧学习,根据中央路线检讨经验,团结一致,准备为着执行新的战斗任务而奋斗。”(《文集》第4卷,250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

http://howmlmwork.com/feizhandoujianyuan/81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