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非战斗减员 >

【老山秘闻】痛心疾首的非战斗减员

发布时间:2019-07-01 13: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最近在与网友聊天时,发现很多年轻人提出了博主难以回答的问题,比如:初上战场你们怕不怕?战场上有没有逃兵?有没有因为枪走火发生自伤事件?回答题确实很沉重。我也一直在想,对那些令人痛心的非战斗减员,是说还是不说、是写还是不写?本来就是一种伤痛,再说出来,可能会被有的战友认为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但不说出来,好多年轻人则认为博主在给他们“侃大山”,对那场战争提出质疑?思虑再三,觉得还是有必要把它写出来。这些血的教训,也只有亲历战争的人,才有那种切肤之痛。

  1979——1989在历时十年的中越边境战争中,我军经受了这种考验。实践证明,无论在何种险要的环境中,无论面对多么凶狠的对手,我军没有攻不破的山头、守不住的阵地;没有打不垮的敌人、完不成任务的部队。当然,在与敌军的战斗中,我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许多优秀的军人,为了祖国的利益,献出了自已宝贵而又年轻的的生命。

  对于那些在国家安危,人民最需要的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不怕流血牺牲的军人们,他们是军队的骄傲,民族的骄傲,国家的骄傲。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换来了边疆的巩固;是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年华,换来了江山社谡的稳定;是他们,用自己的无私奉献,换来了人民的安居乐业。对于那些曾经驰骋沙场的将士,英勇阵亡的烈士,负伤致残的军人们,所有有正义感的国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他们对国家,对人民做出的巨大牺牲。作为那场战争的经历者、幸存者,我们也十分珍惜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宁静生活。

  打仗总是要死人的,所以,战场上的人员伤亡也是在所难免。正因为这种难免的伤亡,

  生离死别的抉择,悲欢离合的痛处,才造就了那一幕幕可歌可泣、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

  但是,在战场上也有一些伤亡,是不应该发生的。这种伤亡,就是本文要谈的因事故而

  发生的非战斗减员。十年边境战争,博主耳闻目睹了这种伤亡,实在令人痛心疾首。虽

  然,在战场上出现的非战斗伤亡,作为当事者个人来说(除非自杀),仍然会按照革命

  军人褒扬条例的有关规定,给予他们应有的荣誉,如评烈士、评伤残,享受国家的有关

  优抚待遇等等。对那些因故出现的伤亡人员、以及为此而受到军法处理的人员,笔者对

  但是,在战场上,作为事故而出现的非战斗伤亡,无论是对个人和自己的家庭,或对他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和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在谈到教训时,博主将隐去他们的

  真实姓名和单位。也没必要把事故的来龙去脉、命运结局像讲故事一样写得很祥细,点

  首次上战场的人,或者说上战场的部队,士气都比较高。作为上战场的军人,最忌讳、最叫人看不起的是被人认为怕死。常言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兵打仗,保家为国,是军人的天职。即使有些人胆小、心虚、或极个别怕死的人,但在一个群体里,一般都不会流露出来,以免被同乡、战友看不起,日后难以做人。因此,军人在战争动员期间,在群体精神的感染下,显示出非常高昂的勇气。一旦部队接到参战的命令,那些决心书、请战书、血书,绝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一种表现,而是参战人员在关键时刻忠诚、勇敢、责任、信仰的真正表现。真正在上战场前或在战中临战畏缩,借故逃跑,或自伤的是极个别人。军人在特殊环境中所表现出的那种勇气和胆量,顽强和勇于献身的精神,是常人不能够理解得到的。这种大义凛然的精神和高昂的士气,都得益于我军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铁的纪律和平时的教育养成。

  一般来讲,初上战场的人,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一种心理变化或者举止失措的表现。这种表现,对打过仗和没打过仗的部队,参过战和没参过战的军人,官和兵、老兵和新兵,是有很大差异的。军人的心理变化在临战前、临战中、临战后的表现也不一样。应当指出的是,临战前的心理变化或举止失措的表现,如紧张、心慌、惶恐等与胆小怕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慨念。当身临其境,枪炮一响,或经历过一场战斗之后,这种心理状态在大多人身上都会自动消除,随之而出现的是安之泰然。所以,参战的部队往往仗打得越多,参战时间越长,困难越多,任务越重,条件越艰苦,危险性越大。位置越靠前,其人员的心理素质反而越成熟、越稳定。

  一个心理素质不成熟、不稳定的人,临战的心理表现主要为紧张、心慌、胆怯、不沉着、不冷静,继而是随便和无所谓。心理素质的差异,影响军人在战场上的行为和对情况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处置。通常,战场上对人员的管理没有平时那么严格,指挥员多侧重政治鼓动、计划和任务的完成,忽视根据人员的心理变化而强化战场管理,往往是在出事后才意识到严格战场管理的重要性。各参战部队出现的非战斗减员,都有一定的共性。从博主在老山轮战期间发生的几起典型事故分析,有以下几种表现:

  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占领阵地后和担任防守任务的初期,特别是初次接管阵地的人员。部队初次接管阵地,对敌情和地形还不熟悉,心理处于高度警惕和紧张状态。白天,由于视野较好,一般不会出现乱开枪的问题。而到了晚上,刚上阵地的人员,十天半月之内,大脑始终处于高度兴奋和警惕状态,大多数人都睡不着觉。所以每到夜间,一遇风吹草动,就有战士开枪射击。这种毫无目的的乱开枪,有的是误认为有敌情,有的是为了壮胆,但大都数都是跟着瞎打、过枪瘾。有时一个地方出现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相邻阵地也跟着响起。时常出现整个阵地步枪、冲锋枪、手榴弹等轻重武器响声不断,好像如临大敌,令指挥员摸不情头脑。

  在战时,弹药一般都很充足,特别是防守的部队,只要你想打,多的是。博主曾注意到,在七九年和八五年作战期间,我们使用的很多子弹,出厂日期都是五十年代的,比我们很多士兵的年龄还大。所以,我们有些初上阵地的官兵,不在乎子弹的节约。而在阵地上,没有目标乱打枪,不但极易暴露目标,也容易造成误判误伤。后期轮战的部队,往往初上阵地就遇到越军的大规模炮击,我想这与乱打枪而暴露部队换防企图有一定的联系。稍有作战经验的人也会看出,没有战事而枪声大作的地方,不是有行动就是新部队换防。作为对手来讲,对不熟悉阵地的作战的对象,趁机袭击一下,何乐而不为?而这种乱打枪带来的后果,恐怕是我们有些没有作战经验的指战员,在战前没有想到或预测到的。

  初上战场或没经历过战争的人,经验少,不少人在遇到突发情况时,往往惊慌失措,处置不当,造成难以挽回的严重后果。

  46军138师炮团某连,上阵地的第一天晚上,一名新战士在猫耳洞外担任警戒任务。半夜时分,一名河南籍通讯排长从阵地上查线回来,不小心踩空滑倒。那新战士听到响声,惊惊慌慌的问了一声口令,没待对方回答,就用冲锋枪一梭子打了过去。而那名河南籍通信排长,不知是没听到口令,还是认为遇到了越南特工,也没有回声就一梭子子弹朝放枪的新兵还击了过来。

  此时正在猫耳洞里休息的一名湖南籍技师,听到枪声后急忙从猫耳洞里钻出来,问开枪的新兵是怎么回事。那新战士用手指着前面响枪的地方,慌慌张张地说道“有……有特工……”!技师见新兵如此慌张,一把将那新兵的冲锋枪拿了过来,并顺手抓上几枚手榴弹,借着那个通信排长夜间开枪时的火焰,利用地形地物作掩护,边打边朝那个不断开枪的通信排长冲过去。在接近通信排长十来米时,技师连续向通信排长开枪的地方投了几枚手榴弹。见对方没再还击,估计已被炸死,技师才返回住处等天亮再搜查。天亮后一看,那个河南籍的通信排长早已被手榴弹炸死在一个洞内。原来,那个通信排长在与技师开枪射击时,边打边进入一个洞内,并在洞口还击。而这名湖南藉技师又是曾参加过七九年作战的老兵,军事技术也可以,可惜当晚打错了对象。后经保卫部门查实,确系误会所至,那名技师虽未受军法处置,但因后果严重,当即被撤职作复员处理。再就是发生在某老山主攻团类似的一件事。二营某连一个步兵班长,夜间奉命到友邻部队结合,执行防敌特工渗透的潜伏任务。班长带一个组在前面走,副班长带一个组在后面作掩护。由于草深林密,夜暗难行,相互距离也拉得很长。当前面的班长走到一个有土坎的地段时,不慎踩滑一块石头,摔下沟去。下滑中,班长打开保险的枪机被树枝挂动,一梭子弹朝后面射了出来。在后面掩护的副班长,以为遇到越军特工袭击,迅速出枪,朝枪响的地方打了过去。踩滑落地的班长立即喊到:“不要开枪,是我的枪走火......”,可已经晚了。班长的话音未落,早被冒失的副班长打来的一梭子弹击中,倒在血泊里,后在送往团卫生队救治途中,因流血过多而死亡。临死前,班长面对痛不欲生的副班长说,都是自己不小心出的事,并请班里战士给团里领导说,不要追究副班长的责任。多好的战士,就这样去了。如果当事人遇到上述这些情况,稍微沉得住气,冷静一点,不要惊慌,这样的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在战场上的人,生生死死的场面见得多了,对枪炮并不害怕,最担心的是地雷。稍有麻痹大意,就会付出血的代价。从七九年自卫还击作战,到老山的防御作战,中越边境上到底埋了多少地雷?可能没有哪个人、哪个部队能说出一个准确的数字。而在老山防御作战期间,敌我双方为了安全的需要,埋设地雷的密度,恐怕是近代战争中少有的。通常情况下,作为防守的部队,应在阵地前沿的主要地段埋雷,同时应在地图上做好标识。但在轮战期间,无论是先期的部队,还是后续部队,为了防止敌人的偷袭或进攻,都在阵地堑壕四周大量埋设地雷。有的阵地,除了在堑壕、交通壕、便道上可以放心行走外,几乎无路可行。特别是到了晚上,相互之间都不敢轻易走动。大量埋设的地雷,虽然对防备敌人的进攻、偷袭,确保阵地安全起了积极的作用,但是,也给部队的出击和执行支援保障任务,带来极大的麻烦。如有的在向前线运送物资弹药时,不小心滑倒,被地雷炸死或炸伤;有的在执行查线任务时,不小心被地雷炸死或炸伤;有的在抢修和扩展阵地时,不小心被地雷炸死或炸伤;有的在躲避炮弹时不小心被地雷炸死或炸伤。

  第三侦察大队(54军侦察大队)二连工兵张成进就是典型的例子,1984年11月8日,他们班奉命配合边防连埋设地雷,当他埋完85颗压发雷后,又主动要求班长再埋绊法雷。这一天他共埋设90颗地雷。下午当他埋完最后一颗绊法雷时,由于坡陡路滑不慎摔倒,触动绊法雷拉线,千钧一发之时,张成进发现边防连副连长就在地雷不远处,情况容不得多想,他大喊一声:“副连长隐蔽”,并用身体挡住了副连长,随着一声巨响,李副连长安然无恙,张成进同志却倒在血泊中,壮烈牺牲。

  三连也遇到过同样的遭遇,连队到1323高地执行任务途中,尚未到达攻击阵地就有两位同志,被四连埋设的地雷炸伤,有的战友现在想来,恐怕头发稍直冒冷汗。像这样的事例前线发生不少,几乎每个部队都有过。我军侦察大队大多是抽调各部、分队步兵临时组建的大队,绝大多数官兵都不熟悉地雷的排除。尽管平时训练中,也有埋雷、排雷课,但大都是在理论上讲一下,真正的实际操作极少。所以,关键时刻,一遇到有人在雷区被炸,没有工兵在场,都束手无策。大多数情况下,如误入雷区,踩响地雷,一般都是炸掉一条腿,如能及时救出,到医院锯掉后,不至出现死亡。但由于这些来自步兵分队的侦察人员不懂排雷技术,也没装备,只有等工兵前来解围。由于时间延误,错过最佳挽救时间,有时眼睁睁的看着战友牺牲。

  还有一个部队的实习排长自以为在军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擅作主张,带领几名战士前出查看敌情,在没有携带排雷工具的前提下,利用树间交错的树枝作依托,从树上潜出阵地十多米。当他从树上落地时,恰好绊响了埋藏在树丫中的一颗地雷。看到排长触雷倒地,阵地上的战士想去迎救,但因前面林中到处有地雷,阵地上的战士又不懂如何排出,无法接近。当团里接到报告,派出工兵前去排雷后,才将这名淹淹一息的排长救出。后因延误时间太长,流血过多,在送往团卫队途中不幸死亡。

  初上阵地的官兵,对敌情地形不是很熟悉,刚开始时,每次行动都很小心谨慎,严格按照要求行动。但时间长了,紧张、谨慎的心理一旦释放出,就出现松懈麻痹无所谓的心理。人一旦出现松懈麻痹思想,就会忘乎所以,不按规定乱行动。如有的放松警惕乱走动,有的为了拍照留影暴露在外,有的扩建阵地不认真清理雷场等等。心理麻痹再加上阵地管理不严,往往酿成严重的后果,其血的教训也是时有发生的。驻守主峰方向的某连,阵地的西侧有一个水溏,很多时候,战士们要常去那里取水。所以,也是越军经常炮击的地方。一段时间,越军很少炮击。在阵地上的战士由于长时间没洗澡,刚开始时,个别战士偷偷去那里洗一下,后见没什么危险,有些战士在取水时,就放心大胆的洗一下澡。我们的一些班、排长也心存侥幸心理,未予禁止。八四年八月下旬的一天,七八名从后面往前沿运送物资的战士,见有人在那里洗澡,也放下东西,冲洗身上的汗水。正当他们战士洗得正高兴时,越军的炮弹突然袭来,几名来不及躲藏的战士当即被炸身亡。住守二营方向的某炮连,为了扩建阵地。当时在场的指导员,由于组织不严密,事前没认真清理雷场,一名战士在清理阵地上的竹子时,不小心踩响地雷,当场死亡,该连指导员因渎职而被撤消了职务,并被全师通报。对因阵地管理不善,各部队出现的非战斗减员状况,上级首长非常恼火,有的军、师首长发下狠话:今后凡是哪个部队再因阵地管理不善,玩忽职守,发生伤亡事故,出现非战斗减员情况的,无论职务多高,功劳多大,除通报批评,追究有关领导责任外,要责成所在单位的干部亲自背死者、伤者下山,以示惩戒。从此后,引起了各级指挥员的高度重视,类似事件,在后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的使用和管理,历来是部队管理的重点。当兵的免不了和打交道,因此特别要求士兵要熟悉手中武器。

  在战时,部队的武器装备种类很多。以侦察兵为例,战时加上各种配属,有半自动步枪、自动步枪、手枪、冲峰枪以及各种微型、微冲、轻、重机枪、喷火器、四0火箭筒、六0炮、八二无炮等武器。对使用炮弹之类的武器,步兵一般不懂也不会去玩弄。但对于之类,确实很感兴趣,都喜欢玩弄一下,特别是冲锋枪、手枪。有的战士看到别人的武器比自己的武器新一点,都想拿来用用、玩玩。而这些战士,平时除了打靶外,很少有接触的机会,对武器的分解、结构和安全方法又不是很在行,稍有麻痹,就会出现走火伤人的严重事故。

  本来,对的使用,部队都有严格的规定,如不准随便玩弄(包括自己和他人使用的),不准平时枪弹上膛,不准随便打开保险,不准枪口对人开玩笑,操课前,收操后必须验枪等等。而在战时,这些规定往往被干部战士忽视。如有的执行任务时,还没接触敌人就把子弹推上膛,也不关保险。有的执行任务后也不验枪,有的忘了退出上膛的子弹。有的将自己的武器随意交给他人保管等等,从而埋下严重的事故隐患。

  第三侦察大队某连司务长,一次从麻栗坡县城买菜回来,手枪退膛验枪时,枪膛内留有一发子弹,对空激发,不曾想楼上x班长正在休息,竹子楼的棚板在近距离内,被穿透的几率很高,那位班长在迷迷糊糊中,被子弹后背穿前心,不幸身亡。

  再有某连一位排长,一次从前沿阵地下来汇报工作,将自己的手枪交给通讯员背着。在排长汇报工作时,这个通讯员和炊事班几个同乡在一起玩,无意中扣响了扳机,将一名战士当场打死。还有一个连队的班长,执行完任务后回到掩蔽部休息,忘了退掉上膛的子弹,同班战士在玩弄时,不慎走火,将班长的腿部打伤。

  战场上出现的严重伤亡事故,与部队的心理素质教育,与战场管理,与规章制度的执行有密切的联系。每个部队都可能有这种类似的教训。虽然这些事故,在一支上千人或上万人的轮战部队中,发生的概率不多,少则几起,多则十来起,对整个部队的战斗力和战斗士气并不构成重大的影响,但把所有参战部队的事故加起来,那就不可小视了。尽管事出有因,但作为事故,这种非战斗减员确实是令人痛心的。

http://howmlmwork.com/feizhandoujianyuan/11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