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 飞行中队 >

红尾——美国陆军航空队第 332 战斗机大队(上)

发布时间:2019-09-16 15: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上世纪 30 年代末至 40 年代初之间,美利坚合众国被视为平等和自由的堡垒,尤其在法西斯主义和集权主义在欧洲和亚洲极度猖獗的时间里。第二次世界大战促使美国对抗日本军国主义帝国和和独裁专制的纳粹德国。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民而言,这场战争在他们眼里是正义国家与邪恶轴心进行的一场必然的战争。

  然而对于美国非洲裔族群来说,二战代表着他们对暴力、种族歧视和荒谬的不平等抗争的开始。对于他们许多人来说,这样的抗争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战前的美国人是一个分裂的民族,黑人和白人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里。在美国东南部,种族隔离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黑人上的是不同的学校,使用不同的休息室,吃饭的餐馆也和白人不一样。绝大多数情况下,黑人的生活条件明显要比白人差很多。这些被社会结构强加的人为界限是黑人使用暴力手段来推翻它的根源。

  在美国东北和西部并不存在这些形式化的界限,但种族歧视所表现的方式也更随机化,并且更加恶劣。

  在 30 年代,美国陆军对黑人做法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普遍情况。全黑人部队参加了美国内战、印第安平原战争、美西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但绝大多数都是后勤部队,干着体力活或者保养维护方面的工作。同样在美国海军,黑人唯一能做的就是餐厅服务员。

  这样的做法从上到下贯穿整个美军系统,官员们对此也毫不讳言。美国陆军航空队司令哈普.阿诺德(Hap Arnold)将军在 1940 年说过,黑人在没有技术含量的体力活中会像白人一样’体现他们的价值。安全部长亨利.斯蒂姆森(Henry Stimson)也持有同样的看法,他说领导层中决不能出现黑人’。

  即便如此,这种歧视并不能阻止黑人参加飞行和战斗。1939 年黑人通往飞行之路的大门逐渐打开。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在 1938 年宣布了民间飞行员培训项目(Civilian Pilot Training Program,简称 CPTP),将每年培训 20

  民间飞行员培训项目的毕业飞行员资格章但 1939 年 5 月.在 CTPT 项目正在启动时,黑人飞行家创西.斯班瑟(Chauncey E Spencer)和达雷.怀特(Dale L White)驾机从芝加哥飞往华盛顿,以促进黑人飞行事业的发展。他们抵达首都后,接见他们的是一名当时没有什么名气的参议员——哈里.杜鲁门(Harry S Truman),他听了斯班瑟的故事后承诺提供帮助。杜鲁门在看见斯班瑟和怀特的那架老旧的双翼机后被彻底被打动了,据当时芝加哥《防务周刊》报道,杜鲁门说道你们这些伙计们有胆量从芝加哥飞到华盛顿,我就有胆尽一切能力来帮助你们。’

  黑人飞行家创西.斯班瑟(右二)和达雷.怀特(中)在完成芝加哥飞往华盛顿后的留影

  之后不久,国会批准提供资金,扩大 CTPT 项目的招生范围,其中包括了主要的几所黑人大学,并允许在白人学校进行黑人飞行员培训。培训在西弗吉尼亚州和特拉华州的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汉普顿学院(Hampton Institute)、北卡罗来纳文化技术大学(North Carolina A&T)展开,最终将有 2,700 名黑人飞行员完成CTPT课程。第一年有 91%的学生顺利毕业——和白人学生的通过率一样。1939 年 10 月 15 日,塔斯克基学院(Tuskegee Institute,阿拉巴马州的一所黑人大学)加入到这个项目中。

  此时的塔斯克基一穷二白,离最近的蒙哥马利机场也有 40 英里远。1940 年 2 月学院开始进行基础建设。在租用了一块土地,并投入 1,000 美元购买材料,然后学生们自愿组织起来建设 1 号机场,大小只能容纳 3 架派珀 J-3“幼兽”教练机。尽管条件简陋,但确实解决了有无问题,当第一批学生全数通过民间飞行员资格笔试后成为了轰动全国的新闻。

  黑人飞行员的一些想法深深吸引了罗斯福夫人,还邀请她体验一下飞行。在罗斯福夫人的坚持下,特勤局保镖留在了地面,她和教官阿弗雷德.安德森(C Alfred Anderson)坐进一架 J-3 教练机。飞行结束后不久,基金会就决定捐资 175,000 美元,罗斯福夫人此后多年一直是黑人飞行事业的强力支持者。

  军方还是非常排斥黑人飞行员。例如有一名黑人飞行员向陆军航空队提交了加入申请被拒,理由是于现在航空队还没有能接收你并把你训练成一名军队飞行员的有色人种部队。’

  在海军无视该政策的同时,陆军开始向前迈进,其中包括将本杰明.戴维斯(Benjamin O Davis Snr)提升为准将,使他成为美国第一位黑人将军。1940 年1 2 月,陆军航空队提交一份计划,组建一支全黑人的驱逐机中队以及配套的后勤部队。该计划再一次以没有现成的全黑人部队来接收该中队为由被拒绝。最后直到霍华德大学的学生杨希.威廉姆斯(Yancey Williams)起诉陆军并迫使军方接受其成为飞行学员后,这样的含糊应付才宣告结束。陆军妥协了,开始组建一支全黑人中队,陆军部很快同意拨款 1 百万美元来建造塔斯克基陆军机场。

  小戴维斯已遭受多年的军中歧视——在西点军校,他不得不被迫保持安静’,除了公事外 4 年间没人和他说一句话。他的白人同学和上司以莫须有的理由给戴维斯记了许多不当记过,导致他被军校开除。幸好学员队长西蒙.玻利瓦尔.邦克纳(Simon Bolivar Bucknar)中校消掉了他一半的处罚记录,最后才得以毕业。

  戴维斯在西点军校最后一年时递交的飞行训练申请被驳回,当陆军决定建立黑人中队时,他就是中队指挥官的理想候选人。但是白人的种族制度却仍然在阻碍着他。当他在堪萨斯州福特瑞雷(Fort Riley)做第一次飞行体检时,“那名航医对我做了他对其他黑人申请者同样的事”。戴维斯回忆道“他写道我有癫痫病,因此我不能够参与飞行。”陆军航空队立刻把戴维斯空运到阿拉巴马州的马克斯维尔(Maxwell)基地,通过了第二次体检。拿着这张纸,戴维斯去了塔斯克基。

  当戴维斯成为第 99 战斗机中队的中队长时,他却不是天生的飞行员。事实上他的初级飞行教官,塔斯克基教导总监伊尔.帕里士(Noel Parrish),在他身上花费了更多的时间来使戴维斯的飞行能力达到可以被接受的水准。但是戴维斯具备了很好的领导才能,将很快在同德国人和军队种族歧视的战斗中展现出来。

  “帕里士就是哪个能证明黑人可以驾驶飞机的人”戴维斯说。在当时“对于白人来说,黑人除了唱歌和跳舞以外什么事情也做不好。黑人无法驾驶飞机是因为这活计技术含量太高,而帕里士证明了他们可以。他掌握着黑人在陆航中的前途。任何人,所有人都应该感谢帕里士所做出的一切。他不是在帮任何人做这件事——他在尽到自己的职责,这将使所有人获益,其中也包括美国陆军航空队。”

  1942 年 3 月 7 日,42-C 班的学员从塔斯克基机场毕业。12 名学员中有 5 人完成了学业——雷姆埃尔.库斯蒂斯(Remel R Custis)、查尔斯.迪波(Charles DeBow)、乔治.罗伯特斯(Geroge S Roberts)、马克.罗斯(Mac Ross)少尉还有本杰明?戴维斯上尉。这些人将成为第99中队的第一批军官,他们具有的军官素质将带领中队投入战斗。库斯蒂斯曾是康涅狄格州的第一位黑人警官,迪波来自汉普顿学院,“Spanky”罗伯特斯(因在兄弟会中威胁一名高年级同学而获得的绰号)和罗斯都来自西弗吉尼亚大学。

  塔斯克基机场的首届毕业生在 BT-13 前,中间一位是本杰明?戴维斯上尉

  塔斯克基机场使用老旧的 P-39和 P-40 进行飞行训练,出现了许多事故

  对于那些被刷掉的学员来说则不再会有驾驶飞机的机会,他们忍受屈辱成为了塔斯克基服务营中的一员。“你开始身边是一群人,但他们随后一个接一个地消失。”萨穆埃尔.寇蒂斯(Samuel Curtis)回忆道,他是 43-G 班的学员。“他们将下放到 318 基地中队,这就是被刷掉的学院所去的地方——当一个同伴被刷掉时,这会让你崩溃。”

  学员们也遭受着老旧 P-40 的折磨,查尔斯.德里顿将其称为“飞行棺材”。马克.罗斯在第一次驾驶 P-40 的飞行中就跳伞了,飞机砸入基地旁一个草棚后的院子里。不久,学员杰罗梅.爱德华斯(Jerome Edwards)在起飞时由于发动故障而撞树身亡。

  塔斯克基的第五期毕业生获得了第 99 中队的装备:沃尔特.劳森(Walter Lawson)、约翰.罗杰斯(John Rogers)、利昂.罗伯特斯(Leon Roberts)、理查德.戴维斯(Richard C Davis)、威利.富勒(Willie Fuller)、卡修斯.哈里斯(Cassius Harries)和埃阿尔.金(Earl King)。劳森在一次训练事故中幸免遇难,当时他与学员理查德.道森(Richad Dawson)一起驾机飞行,后者试图从一座桥底下穿过,但不幸撞上了大桥,道森当场死亡,劳森居然自己从残骸中走了出来,使得他获得了“幽灵”这个呼号。

  随着 1942 年 7 月 42-G 班的毕业,第 99 中队满员了。由于塔斯克基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唯一训练黑人飞行员的基地,因此培训的飞行员数量有限。即便这样,1942 年 5 月 26 日在塔斯克基组建了第 100 中队,目标是成立一支黑人战斗机大队,迪波和罗斯也被分配到新中队。10 月 13 日第 332 战斗机大队在塔斯克基成立,下辖第100、301 和 302 战斗机中队。

  000 名士兵,结果第 100 中队中能移至密歇根州的欧斯柯达(Oscoda)陆军机场,该中队的到来开创了一个先例——这是一个白人基地,意味着第 100 中队将成为第一支打破种族隔离的陆航部队,尽管只是临时性的。

  对于其他的塔斯克基飞行员来说,他们的未来在战斗机上,1942 年末,第 99 中队的飞行员一边开始例行飞行训练,一边猜测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还不能前往战区。在 9 个月漫长时间里该部队被晾在塔斯克基,飞行员们感到不安,本杰明.戴维斯上尉说“后来受益良多”,在这段被晾的时间里“我们成为了一支中队,1942 年 9 月至 1943 年 4 月 15 日离开塔斯克基的这段时间里,第 99 中队被逐渐凝聚了起来。这是一个没有人事变更的积极部队,人们之间互相了解。”

  在等待命令时,中队的主要任务是训练。1943 年 1 月 30 日,理查德.戴维斯驾驶 P-40 在夜间飞行时坠机身亡。两个月后的 3 月 24 日,埃阿尔.金驾驶 P-40 冲入了基地以北 20 英里的马丁湖,当场身亡。他们留下的空缺被山姆.布鲁斯(Sam M Bruce)和詹姆斯.麦考伦(James L McCullen)少尉填补。

  1943 年 4 月 1 日,第 99 中队收到了出征的命令,这支中队急于参加战斗,飞快地把将设备和文件装箱,把个人物品打包。到午夜人员和装备已经坐上火车前往纽约山克斯(Shanks)营,将在那里启程离开美国。4 月 15 日,他们登上了“马里波萨”(Mariposa)号运兵船,在浓雾中驶离纽约。出于巧合,戴维斯中校和参谋们发现自己是船上军衔最高的军官,于是他们开始管理“马里波萨”号上多种族官兵。戴维斯的父亲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能命令美国陆军中白人军官和士兵的黑人,而在第 99 中队前往战区的途中,他成为了第二名这样的黑人。

  “这不仅对于我,也对于第 99 中队的人来说,我们手中掌握着黑人在陆军航空队未来。”戴维斯后来提到“第 99 中队的每个人在 1942 年初就知道的是——他们的表现将决定黑人未来的环境。”

  唯一不用走路的人是阿伦.兰尼(Allen Lane),他在三月末的婚礼上摔断了自己的腿,腿上打上了石膏。他跳上了一辆吉普车沿着尘土飞扬的道路向镇外驶去,叫道“好了,伙计们,速度!”在建立起营地后,路易斯.普尔奈尔拿了一瓶可口可乐——港口有很多,但机场上很少见——留做中队第一次空战胜利时的奖赏。为此这瓶可乐受到了严密的保护。

  一天后,部队登上了一列由一个车头、一个客舱和十几节车皮组成的老旧列车,行进了 150 英里穿越法属摩洛哥,然后抵达费兹(Fez)镇旁的前德国空军的奥耶德.恩贾(Oued Nja)基地。机场基本上就是一片草地,位于梅克尼斯(Meknes)镇以北 10 英里,坐落在阿特拉斯(Atlas)山脚,附近有被推土机堆出的大圆圈,用作俯冲轰炸训练使用。Bf 109 的残骸散落在基地各处,中队还要等上一个星期飞机才会到——27 架寇蒂斯 P-40L,这种安装“灰背隼”发动机的战鹰性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P-40L 的机枪与 6 挺机枪的 P-40F 相比少了 2 挺,为的是在散热器、滑油冷却器、发动机和其他关键部位附近增加 100 磅的装甲。

  位于北非的奥耶德.恩贾(Oued Nja)基地,上方的那块陆地是西班牙

  中队利用这段时间在奥耶德.恩贾开始熟悉 P-40L 并学习战术,并受到三名陆航沙漠空战老鸟的协助——分别是菲利普.科尔科兰(Philip Corcoran)上校、拉尔夫.基耶斯(Ralph Keyes)少校和罗伯特.菲克勒(Robert Fackler)少校。科尔科兰是漫画《特里与海盗们》(Terry and the Pirates)中菲尔普.科金(Filp Corkin)的原型。“他对第 99 中队帮助很大”查尔斯.德莱顿说道。他在中队里呆了一个星期,把自己的战斗经验分享给中队。

  “你们 P-40 飞行员是战争中最有勇气的飞行员,”德莱顿回忆科尔科兰所说的“Me 109 和 Fw 190 与 P-40 相比在速度、爬升率和俯冲上占优,而你们还不得不留下来战斗!但是有一点你们占优势——P-40 的盘旋性能比所有德国战斗机都要优秀,除了意大利制造的马基 MC.202,但在此战区里数量不是很多。所以如果你被咬住,向右小转弯,只要不失速就尽可能小半径转弯甩开他。如果他试图跟上你,那你最终出绕道他的尾巴后。”科尔科兰同样也与中队一起飞行指导他们俯冲轰炸——这项技能在后来的作战中被证明非常有用。

  一次训练飞行中,赫尔伯特.“泥巴”?克拉克的起落架没能成功放下来,最后把油料都耗光后,他冷静地驾驶 P-40L 进行机腹迫降,把损伤降至最小。为此他获得了陆军《Yank》报纸“本月美国佬”的称号。利昂.罗伯特斯同样也挽救了一架 P-40L,他的飞机刮到电线,被切掉了方向舵和垂尾的顶端,罗伯特斯小心驾驶受伤的“战鹰”飞回奥耶德.恩贾基地并安全降落。

  000 英里外突尼斯的加蓬(Cap Bon)半岛上的法德吉欧纳(Fardjouna)基地。“从加蓬起飞很危险,那里只有一条土跑道”本杰明.戴维斯回忆道“我们以 12 机编队起飞时,尘土漫扬起来模糊了视线。虽然我们从未发生过碰撞事故,但是这样太危险了,特别一旦起飞出现紧急情况需要返回降落时,除非有横风把尘土吹走,否则完全看不见跑道。”

  法德吉欧纳同样遗留着大量德国人的废弃物。伯纳德.金顿,被他的同僚们称为“鳗鱼”,把一辆德国大众的 82 桶车修好了,基尼.卡尔特在机场边的德机残骸中找到了一辆可以使用的德国摩托车。

  第 99 中队被分配给第 33 战斗机大队,接受威廉姆.莫姆耶尔(William Momyer)上校的指挥。该大队在法德吉欧纳的战斗开头非常糟糕,莫姆耶尔率领 75 架 P-40 第一次抵达机场时,在降落中就摔掉了 21 架。在最初的挫折中恢复过来后,1943 年 1 月第 33 大队在首次空战中取得了巨大胜利,击落了 8 架敌机。但是由于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大队损失严重而不得不进行修整。第 99 中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加入来弥补损失的。

  在那次简报迟到事件 24 小时后,第 99 中队执行了首次作战任务,威廉姆.坎贝尔和查伦斯.贾米森作为大队其他战斗机的僚机参架攻势扫荡,几小时后詹姆斯.威利和查理.哈尔参加第二波次的行动。在这两次飞行中,他们轰炸并扫射了意大利潘塔莱里亚(pantelleria)岛上一个德军机场,该机场在加蓬半岛以东 47 英里处。威利是莫姆耶尔的僚机,他的 P-40L 和其他人一样挂载了 500 磅炸弹。所有第 99 中队的 4 名飞行员都根据飞行领机的指示投了弹。第二天,这 4 名飞行员作为第二支编队的僚机又轰炸了同一个目标。

  攻击潘塔莱里亚岛上轴心国军队的行动在继续,第 99 中队的飞行员轮流参战以获得战斗经验。6 月 4 日,查尔斯.德莱顿获得了参战机会,之前由于僚机威利.阿什利在中队从奥耶德.恩贾转场过来的漫长飞行途中发动机出现故障,德莱顿和阿什利不得不降落在奥吉达(Oujda)仓库,这里正在组装新的 P-40。

  查尔斯.德莱顿日后成为 99FS 的王牌飞行员仓库的工作人员没有时间来维修发动机,他们慷慨地用全新 P-40 来替换这些“老”飞机。第二天早上,德莱顿丢下了名叫“火车”的老 P-40L,驾驶“火车 II”归队了。

  6 月 9 日第 99 中队首次遭遇敌机,当时德莱顿、阿什利、悉尼.布鲁克斯、李.雷福德、利昂.罗伯特斯和斯班.华森驾驶 6 架 P-40L,为为轰炸潘塔莱里亚的 A-20 攻击机护航。编队在上方五点钟发现 4 架未知身份的飞机,几分钟后朝编队俯冲下来。这是 Bf 109,P-40L 转向德机卷入彻底的混战,这是对第 99 中队的飞行员技能的考验。

  转移基地1943 年 6 月 11 日,在盟军地中海空中力量的猛烈打击下,潘塔莱里亚岛投降了,成为盟军第一块只凭借空中力量夺取的土地。第 33 大队稍后转移至豪阿里亚(El Haouaria),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西西里——盟军的下一个主要目标。在稍事休整后,7 月 2 日第 99 中队被命令去为轰炸西西里岛卡斯特维特兰诺(Castelveltrano)地区德军机场的 16 架 B-25 护航,这只是行动的一部分,共有72架战斗机为相同数量的 B-25、A-20 和 B-26 护航。

  领队的 B-25 错过了进入轰炸航线的初始点,导致余下的 15 架 B-25 只能兜个圈子来对准机场。此时 P-40L 飞行员可以看见机场上因德机紧急起飞而掀起的滚滚烟尘。B-25 投弹后平缓左转向他们的非洲基地飞去。

  此时,德机爬升的高度已超过护航战斗机,他们依靠高度优势向第 99 中队的 P-40L 发起猛烈攻击。在这次攻击中,谢尔曼.怀特和詹姆斯.麦考伦的座机在天空中消失了,这无疑是被德机击落的。一眨眼间,这两人就成为了第 99 中队在战斗中损失的第一批飞行员。

  在轰炸机继续逃跑时,查尔斯?“Seabuster”哈尔盯住两架 Fw 190,他跟在后面的德机后,向福科?沃尔夫打了一个长点射。德机慢慢向左转并变成直线俯冲,哈尔跟着冲下去,直到看见飞机坠毁在地面并扬起巨大的尘云。在德国人手里损失了 2 名飞行员后,第99中队获得了第一个战果。就在哈尔击落 Fw 190 的同时,“幽灵”.劳森攻击了另一架 Fw 190,可能将其击落,不久他又击伤了一架 Bf 109。

  此时两架 Bf 109 向德莱顿和“比尔”?坎贝尔迎头冲来。德莱顿命令散开,也许是无线电故障,坎贝尔没有听到,因此德莱转弯向真正在爬升准备实施下一次攻击的德机开火。几秒种后,德莱顿就发现只剩他一个人了,他在天空中寻找友机。最后他发现 500 英尺下方有一架直飞的友机。

  就在他决定编队时,德莱顿发现两架 Bf 109 跟在友机后,他咬住 Bf 109 的尾巴。开火击中了后面的梅塞施密特,但是一串曳光弹掠过座舱盖。第三架敌机紧咬住了他。根据科尔科兰的教导,德莱顿操纵“火车 II”开始小转弯,结果却不能敌机后方,P-40 飞行员发现敌机正在跟着他一起转弯,机头一直对准他!

  “第一圈过后,我能看到他座舱盖的顶部”,德莱顿说。“第二圈时,我看见了机鼻,再一次我看见了机腹,此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一架马基 MC.202!”

  呆若木鸡的德莱顿看着马基 MC.202 机翼上的 20mm 航炮吐着火舌,他想炮口的烟雾就像黑色的棉花球。一枚炮弹掀掉了左翼的一块蒙皮,德莱顿拼命呼叫支援。“吉姆”?金顿听见后放弃为轰炸机护航,拉起爬升然后做了一个小半径俯冲转弯绕道马基尾后,一个短射赶跑了意大利战斗机。

  德莱顿摇摆机翼表示感谢,然后和金顿转向北非飞去,却遭遇另两架 Bf 109 从下方发起的攻击。美机和德机之间来回的剪刀机动持续了约十分钟,两边都无法获得优势。德莱顿和金顿认为他们必须要甩掉追兵,于是开始向低空俯冲,两架 Bf 109 在重复刚才的机动,以防美机继续颤斗。最后那架马基参战了,但最后敌机发现已进入了盟军控制区域,只能转向北朝西西里飞去。

  在抵达了法德吉欧纳时,哈尔在机场上做了一个胜利滚转,路易斯.普尔奈尔到 15 英里外弄了冰块来冰镇那瓶可口可乐,哈尔在一片橄榄树林的树荫享受这个奖励。

  查尔斯?哈尔作为二战中第一位击落敌机的黑人飞行员接受约翰.卡农(John Canon)少将的祝贺

  7 月 10 日盟军在西西里建立了滩头堡后,第 99 中队开始在吉拉(Gela)和里卡塔(Licata)之间巡逻,以防止德国空军骚扰登陆舰队。11 日乔治.博林的座机被高炮击中后在地中海上空跳伞。坐在救生艇里漂浮了一夜后,12 日他被救起并送回了中队。8 天后第 99 中队转移到里卡塔。中队的地面人员和装备被塞进 30 架 C-47,并使用自己的 P-40L 护航。

  在 7 月 2 日作战的鼓舞下,第 99 中队却预料不到在接下来的 6 个月他们将碰不到一架敌机。他们执行轰炸机护航的任务,1943 年余下的时间里干的“危险而肮脏”的对地面支援任务。

  由于中队被隔离状态,第 99 中队的飞行员执行了更多的任务——每日 6 次——比白人同僚多。塔斯克基输送毕业生速度跟不上减员。这意味着中队的首批补充人员在 7 月 23 日才到来,他们是霍华德.鲍(Howard Baugh)、约翰.吉布森(John Gibson)、爱德华.托平斯(Edward Toppins)和约翰.摩根(John Morgan),由于巴西军用运输的混乱,他们的行程被拖延了 3 个星期。

  俯冲轰炸和地面支援任务直到 8 月 11 日一起飞行事故损失了一名飞行员后才慢慢减少。当时一个双机编队正在俯冲轰炸,格拉哈姆.米切尔因发动机故障进入了山姆.“蜥蜴”?布鲁斯的航线。为了避免相撞布鲁斯猛地拉起,螺旋桨切掉了米切尔座机的尾巴。后者当场坠机身亡,但布鲁斯成功跳伞。

  为了生存而战9 月 2 日,戴维斯中校受命回美国指挥第 332 大队,但他没有去赛尔弗雷吉(Selfreidge)机场,而是直接去了五角大楼。

  ?》的文章,文章说第 99 中队可能被解散,援引了莫姆耶尔的报告,称他们不像一个团队那样作战、选择没有防护的目标,避开有防护的、遭到攻击就四处逃窜、坏天气下不起飞、总的来说表现很差。“以我的看法他们比不上大队中的其他中队。”莫姆耶尔在正式报告中写道。“他们没有表现一线战斗部队所必须的侵略性和胆量。把第 99 中队调走的话,我们的工作量和时间都会减少很多。”莫姆耶尔的上级埃德温.豪斯(Edwin House)准将赞成他的看法,西西里战役盟军战术航空队副司令约翰.卡农(John Canon)少将也通过了该报告。地中海盟军航空队副司令卡尔.斯帕兹(Carl Spaatz)中将补充了意见,第 99 中队可以在巴拿马运河这样的地方执行海岸巡逻任务。

  “我愤怒了”,戴维斯说。他在国会评估第 99 中队的表现及训练黑人的可行性之前被传唤作证。“我确定陆航手中有所有的牌”,戴维斯解释道,“尤其是信件向上传送的管道,豪斯将军声明黑人在生理上并不适合成为一名很好的飞行员。”

  戴维斯对于这种种族主义面孔已经司空见惯了,告诉国会中队的飞行员陆航其它中队正在战斗的美国人没有什么两样,表现和他们一样

  戴维斯解释道第 99 中队在组建之初只有 26 名飞行员,比同时期其他中队少了 30%-35%。这意味着他的飞行员多的时候一天要执行 6 次任务。此外对地攻击任务意味者遭遇敌机的机会不多,影响了空战战绩的获得。

  听取了戴维斯的观点后,阿诺德将军说等到研究完该战区所有 P-40 部队的表现后再下结论。即便如此,阿诺德将军还是不相信黑人飞行员能在战区有出色表现,并且他主张把第 99 中队调到后方防区。国会报告预订要提交罗斯福总统,在此之前由艾梅特.奥当奈尔(Emmett O’Donnell)上校编辑修改。

  他的意见与上级相反,奥当奈尔在里面夹了一份备忘录,其中写道“紧急建议重新考虑整个计划。”他指出战争期间存在的荒谬歧视,并且他认识到组件这四支黑人中队只不过是整场战争努力中的沧海一粟。此外“我认为这样的建议(解散第 99 中队)此时对于总统显然会被拒绝。”奥当奈尔写道。“否则他就要以严重认识不足为由向全国解释这个问题。”最后罗斯福从未收到报告。

  当阿诺德将军的研究最终提交到五角大楼时,证明了第 99 中队不差于甚至优于其他地中海“战鹰”部队。“如果这个 G-3 评估没有进行,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戴维斯回忆道。

  他也注意到阿诺德报告的第二个效应。“把我们调到了第 15 航空队,摆脱了肮脏讨厌的近距空中支援任务,去执行更吸引人的任务——为轰炸机护航。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在戴维斯离开的时间里,“Spanky”.罗伯特斯成为代理中队长,雷姆埃尔库?斯蒂斯(Lemuel Custis)是行动长官。在戴维斯动身去美国的那天,中队先头分队随着盟军在萨雷尔诺(Salerno)的登陆从里卡塔移至了意大利本土。

  当他们飞抵指派的基地时,先头分队发现机场还没准备好,战火还未平息,他们很快就遭到了攻击。随着德军对英军第 10 集团军发起的反攻,基地还在德军手中。后备机场也重复遭到德国空军的轰炸和扫射。5 天后第 10 集团军击退德军的返攻,修建新机场的工作才开始。

  中队的剩余人员先从里卡塔行军62英里到西西里岛北边的特米尼(Termini)镇,2 周后移至东方 70 英里外的巴塞罗那的另一处基地。

  9 月 26 日中队得到名利,指示德莱顿、雷福德、普尔奈尔、“瞄准器”.史密斯和劳森回国把作战经验传授给塔斯克基的学员。但他们的幸福时刻随着一次事故烟消云散了,悉尼.布鲁克斯驾驶德莱顿的“火车 II”在起飞时坠毁,布鲁克斯自己的座机“El Cid”在启动时发动机工作不正常,为了赶上中队正在起飞的其他飞机,他就跳进了德莱顿的战斗机。

  就在布鲁克斯离开跑道爬升时,目击者听见发动机开始咳嗽。布鲁克斯掉头准备机腹迫降,但是他没能扔掉机腹下的副油箱,在接触地面时副油箱被撞掉,在“战鹰”后面爆炸。布鲁克斯跳出座舱,飞行服在燃烧。作为预防措施,他被送往英军野战医院。他看起来并无大碍,晚上就可以出院,但是第二天早上队友看望他时却得知噩耗,他死于继发休克和吸入浓烟。

  由于德军在萨雷尔诺发起的反击,直到 10 月 17 日第 99 中队先遣分队和余部才进入弗吉亚(Foggia)3 号机场。这次调动还使中队脱离了莫姆耶尔的第 33 大队,转到埃阿尔.巴特斯(Earl Bates)上校的第 79 大队旗下。谢天谢地的是后者不像莫姆耶尔那样歧视第 99 中队,中队的作战经历发生的很大的变化。

  从大队的战斗日志里可以看出巴特斯对第 99 中队的态度,从未提到他们的肤色。他安排第 99 中队与其它中队一样执行任务,有几次还是黑人飞行员领队,带领大队的其他飞机。

  10 月 20 日发生了战斗,第 99 中队轰炸并扫射了伊瑟尔尼亚-卡皮奥尼(Isernia- Capionne)地区的航运目标,并且攻击了桑格罗(Sangro)以北的交通线。两天后,中队攻击了德军的一个弹药库,两架 P-40L 被高炮击伤。持续的海岸巡逻和武装侦察使中队很忙碌,但是德国空军却没有出现。

  11 月初是接二连三的坏天气,使得飞行变得危险,在地面的生活也很糟糕——飞行员们甩不掉著名的意大利烂泥。在这样的条件下,第 99 中队在本月下旬支援英军横渡桑格罗河的行动中平均每天出动 48 架次。11 月 22 日詹姆斯.威利成为中队首名完成 50 次任务的飞行员。

  在他获得这个成绩的前三天,第 79 大队开始转移至马德纳(Madna),飞机在泰尔莫里(Termoli)沿岸飞行转场。转场后的任务更加繁重,11 月 30 日中队就执行了 9 次任务。

  12 月的第一个星期,新来的阿尔瓦.坦普(Alva Temple)少尉由于不熟悉马德纳机场,在起飞中从跑道末端的篱笆墙穿过,弄坏了起落架。但他没有掉头,带着一个没有完全收起的主起落架完成了任务,然后在马德纳迫降,把 P-40L“Nona II”的左翼扯掉了。

  尽管现在第 99 中队在战斗中付出的努力在大队中获得了线 月间由于恶劣的天气、危险的任务(在小尺寸机场起降进一步增加了危险)以及越来越多的战损飞机,中队的士气处于低潮。1944 年 1 月 2 日约翰.摩根的牺牲使士气更低了。摩根驾驶着 P-40 顺风降落,结果冲出跑道扎进沟里。大雨、泥巴、缺少空中目标使飞行员们认为陆航内部的敌人比德国佬更想消灭第 99 中队。

  1 月 15 日,威廉姆.格里芬中尉的“战鹰”在敌占区上空被击落,他被俘虏直到 1945 年 5 月才释放。第二天,中队移防至意大利这只“靴子”东岸的卡坡蒂奇诺(Capodichino),靠近那不勒斯的西岸,距离盟军要登陆的安齐奥滩头很近。登陆战在 1 月 22 日二时打响,进攻部队陷入困境时,德国空军出现了。与德机交战的机会再一次被证明是第 99 中队在战争中的转折点。

  再度空战1 月 27 日早上 0830 时间,克拉伦斯.贾米森中尉带领 16 架 P-40L 发现了 15 架 Fw 190 正俯冲轰炸圣.彼特(St Peter)湾的盟军船只,他们俯冲入敌机编队。尽管随后展开混战,但对于第 99 中队的一些飞行员来说敌我识别却非常简单,因为德机比 P-40L 快了 80 英里/时!

  当德机从反应过来向低空俯冲,急切要逃离滩头时,贾米森和阿什利做了一个破 S 机动,然后发现正上方就是德国编队长机和僚机。贾米森开火并“子弹击中右翼上,碎片到处飞舞”,但他的四挺.50 机枪卡壳了,只获得一个击伤的战绩。阿什利贴着地面紧追另一架,一直追到距离罗马几英里远,两机靠得很近,阿什利在开火前可以看见对方飞行员。子弹射进 Fw 190 的机身,把它打成一团火球。

  霍华德.鲍和僚机克拉伦斯.阿伦跟另一架 Fw 190 后,他们的射击迫使这架战斗轰炸机以小角度撞地坠毁,两人分享这个战绩。罗伯特.迪亚茨看见了一架未被发现的 FW 190 在他左边 750 英尺处并排飞行,他降低速度到德机尾后开火。德机的发动机罩被打飞,然后一头扎进一个农舍的院子里。爱德华.托平斯咬住另一架 Fw 190 并且打了一个短射。德机先爬升再俯冲,撞地爆炸。

  一名 Fw 190 飞行员和利昂.罗伯特斯的 P-40L 之间距离足够大,所以他选择了逃跑而不是留下来战斗。在持续几分钟的盘旋缠斗中,罗伯特斯耐心地开火并在盘旋中不断修正,最终击中了目标,Fw 190 转过身来笔直地坠向地面。

  “Herky”.佩里朝一架刚从俯冲中拉起的 Fw 190 冲下去,“在 300 码距离把敌机从头到尾打了个遍。飞机开始摇摆,然后机翼倾斜一头扎向地面。”佩里的战果最后被记为击伤。杰克.罗杰斯和“木头”.德莱弗切断另一架向罗马逃的 Fw 190 的退路并开火,敌机冒起了烟并在 50 英尺向下急俯冲。两人分享了这个可能击落的战果。

  但这一天还没结束。下午雷姆埃尔.库斯蒂斯带领另一支编队前往安齐奥巡逻,从海滩飞向内陆时他偶然发现了一支 Bf 109 和 Fw 190 的混合编队。这些飞机的飞行员比早上那批要狡猾,立即就有一架 Fw 190 就咬住埃尔文?劳伦斯中尉 P-40L 的尾巴。威尔森.“邋遢”?伊格尔森(Wilson Eagleson)中尉看见了劳伦斯的规避机动,并向两机之间切入,以 90 度的偏差角击中了福克-沃尔夫,飞机燃起大火并撞向地面。

  劳伦斯在转弯中另一架 Fw 190 进行偏差角射击,伊格尔森随后报告看见那家被队友击中的 Fw 190“翻身向地面冲去,然后冒起了浓烟”。劳伦斯的这个战果被记录为可能击落。

  同时库斯蒂斯发现一架 Fw 190 贴地飞行想要逃走。在追到离罗马只有 7 英里时,他“开火并看见曳光弹击中了机身,飞机坠毁了”。查尔斯.百利(Charles Bailey)抓住了另一架正在逃跑的 Fw 190,以一个漂亮的 45 度偏差角射击,迫使德军飞行员跳伞逃离重创的飞机。

  ”德国战斗机也设法复仇,阿伦.兰尼发现自己至少被 4 架 Fw 190 围攻,他在 P-40L 被击中后被迫跳伞。山姆.布鲁斯最后被看见正被两架 Fw 190 追着,显然后来他遭遇更多德机的围攻被迫跳伞。尽管布鲁斯的降落伞打开了,但着陆已经死亡。

  很快布鲁斯之死就产生了传言,有人说他跳伞后被南非空军的喷火蓄意谋杀,因为他是黑人,所以南非飞行员射击了他的降落伞,还有人说他更可能在跳伞后死于敌军高炮或者敌机扫射。

  000 英尺的一支 Bf 109 和 Fw 190 编队从北方接近安齐奥。“战鹰”飞行员有 1,000 英尺的高度优势。他们向德机冲去,德国佬再次转身逃跑。“6 架敌机排成一串向下飞去。我们在 3,000 英尺截住他们并跟着一起飞到低空。”哈尔告诉记者阿特.卡尔特尔(Art Carter)。他接近到一架 Bf 109 300 码时才开火。“我只打了两个短射,它就起火坠向地面了。”哈尔继续开着 P-40L 转悠,“然后跟着一架向罗马飞的 Fw 190。”距离拉近到 200 码的时候才开火。此时 C.C.“寇蒂斯”罗宾森(Robinson)正向另一架德机俯冲射击,突然一个“棕色的模糊影子”——哈尔的“战鹰”——出现在他面前。罗宾森赶紧停止射击以免击中哈尔,他看见哈尔朝那架 Fw 190 打了一个短点射,德机进入尾旋并坠毁。

  刘易斯.史密斯在编队开始拦截德机后也盯住了一个目标。“天上到处都是飞机,我选择了一架 Fw 190 并且一直追到罗马郊区,一路上不停射击。”他告诉卡尔特尔。当他与敌机呈 50 度偏差角时扣动了扳机。“敌机在 20 英尺高度失去控制,烧成火球。”史密斯报告。“它烧得浓烟滚滚,于是我知道击落它了。”

  罗伯特.迪亚茨的僚机发现被一架 Fw 190 咬住,所以他引诱德机飞到长机前面。迪亚茨冷静地把敌机击落,这是两天内的第二个战果。“这架飞机的发动机罩部分被打飞,在约 750 英尺开始垂直下坠。”迪亚茨报告。

  两天的战斗让第 99 中队获得了 13 个战果,这使得关于黑人飞行员不能胜任空战的任何疑虑都烟消云散。“我们一直在期待这一天,这是 5 个月以来我们第一次遭遇敌机。”乔治.罗伯特斯告诉卡尔特尔。“我们把他们打入了地狱。”

  登陆掩护德国空军的再度活跃给盟军在安齐奥的地面行动造成了困难。该中队的首要对地支援任务逐渐辅以越来越多的巡逻任务,以防德机扫射轰炸盟军地面部队。

  2 月 5 日,一支在滩头上空 6,000 英尺向西飞行的巡逻编队发现了至少 10 架正从 16,000 英尺向滩头俯冲的 Fw 190。在敌机低空拉平前,P-40 立即转向德机,埃尔伍德.德莱弗左转俯冲,在一架 Fw 190 后 300 码拉起。他开火了,“进行了持续射击,尽管我的目标要拉起来逃跑。”他报告“曳光弹击中了座舱,敌机右侧冒出了火焰。我最后看见这架飞机在 50 英尺高度燃烧着向罗马飞去。”

  同时克拉伦斯.贾米森和乔治.麦克伦比(George McCrumby)和 6 架 Fw 190 纠缠在一起时,麦克伦比的 P-40L 被高炮击中。“什么东西打中了飞机下方。”麦克伦比告诉卡尔特尔。“然后一排子弹打中座舱侧面,导致飞机在 4,000 英尺向下急降。我试着拉起但没有反应。升降舵被打飞了,我没有选择只能跳伞。”

  把座舱盖向后推开后,麦克伦比试着爬到飞机左侧,但一阵乱流乱把他给扔回了座舱。“然后我又试着爬到右侧,但中途又是一阵乱流使我撞向了机身。”他说。“我右脚荡在空中在俯冲的飞机上挣扎着,直到在1000英尺高度时风力把飞机翻过来,我才挣脱了飞机。我摸索了几次才找到开伞绳,降落伞立刻就打开了,我安全降落在一个养牛场。”

  这个时候,贾米森的飞机被那 6 架 Fw 190 之一打得千疮百孔,在逃跑时灰背隼发动机过热停车。他在前线附近的一处平地迫降,被陆军游骑兵救走了。

  48 小时后中队又击落了 2 架 Fw 190,列昂纳德.杰克森(Leonard Jackson)和克林顿.米尔斯各有斩获。德国佬也在敏捷的 P-40L 身上吸取了教训,开始凭借速度优势来避免缠斗。2 月的随后几次巡逻又遭遇到敌机,德机被“战鹰”咬住后就加大马力逃离。

  中队在过去 8 个月的时间里磨练的俯冲轰炸技术仍然是值得称道,他们也见识了德国空军的俯冲轰炸。3 月 14 日夜德国人空军持续轰炸卡坡蒂奇半个小时。第二天维苏威火山(Vesuvius)爆发,喷出的火山灰和碎石对意大利的盟军空军所造成的损失远大于德国空军。幸运的是,这两件事对第 99 中队没有多大影响。

  月末,在一次对交通线的成功俯冲轰炸任务后,霍华德.鲍和刘易斯.“Smirkin”?史密斯发现了一队德军卡车,他们冲下去扫射,但他们犯了一个错误,沿着公路方向进行扫射而不是以一定角度进行攻击。史密斯的座机被击中,鲍看见他跳伞。史密斯没有阿伦那么幸运——刚降落就被抓,他将在战俘营度过接下来的 14 个月。

  4 月 2 日第 99 中队转移至切尔克拉(Cercola)机场,被编入第 324 战斗机团,指挥官是列昂纳德.莱顿(Leonard Lydon)上校。其他变化还有中队长乔治.罗伯特斯少校返回美国,埃尔文.劳伦斯上尉接替了他。

  5 月第 99 中队参加了卡西诺山(Cassino)战役,向盟军向罗马推进时不断打击德军。到6月4日盟军攻占罗马时,第 99 中队执行了 500 次任务,飞行了 3,277 架次。在切安坡(Ciampo)机场短暂修正后,中队被编入第86大队,6 月 28 日中队转移到拉米特里(Ramitelli)机场,在那里加入第 332 大队的三个中队。

  1943 年 12 月 22 日,一列火车离开了密歇根州的奥斯科达(Oscoda)机场,向弗吉尼亚州的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堡驶去。火车里乘坐的是第 100、301 和 302 中队的人员。在美国塔斯克基和其他基地完成训练后,大队现在由本杰明.戴维斯中校指挥。以他在第 99 中队获得的作战经验来看,一开始这个大队让人失望。他把他们称为飞行员的“鹅群”,“一直在东奔西跑,到不同的学校上课,还不足以作为一个部队飞行。”

  第 99 中队的训练时间有 9 个月,但第 100、301 和 302 中队享受不到这么长的时间。戴维斯指出部队的早期问题就是缺少一批能把经验和态度传授给其他人的训练有素的飞行员和地勤。他们同样还因缺少螺旋桨战斗教练机而出了事故——他们在奥斯科达使用的老旧 P-40C 直接导致了威尔梅斯.萨达特.辛格(Wilmeth Sadat-Singh)和杰尔莫.爱德华斯(Jerome Edwards)少尉的死亡。

  大队最初的指挥官是萨穆埃尔.韦斯特布鲁克(Samuel Westbrook)中校,1943 年 6 月罗伯特.赛尔维(Robert Selway)上校接替了职务,他的工作很有成效——后来在第 477 中型轰炸机大队推行种族隔离政策,有效阻止了该大队的参战。幸运的是,1943 年 10 月赛尔维被戴维斯中校接替,就在圣诞节大队准备开拔前。

  第 332 大队的第一场“战斗”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当地的一家电影院专门用绳圈出一块地方给有色人种士兵。戴维斯命令愤怒的士兵待在宿舍里,然后警告基地指挥官如果电影院不停止种族隔离的做法他将无法对手下的行为负责。虽然绳索得以拆除,但是气氛依旧紧张直到 1944 年 1 月 2 日大队乘坐运兵船离开为止。在航行中第 99 中队在安齐奥上空的胜利的消息鼓舞的他们的士气。

  32 天后第 332 大队抵达了意大利塔兰托港。“由于轰炸,眼前的景象触目惊心。”萨穆埃尔.寇蒂斯(Samuel Curtis)说。“生锈的船只倾覆在港口,大多数意大利建筑是用石头建造的,先是被美国人轰炸,在盟军占领之后又被德国人轰炸。到处都是白色粉末,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恶心的味道。船停靠在码头时,我们看见这里的人衣衫褴褛,带着小孩。他们到处乞讨并翻检垃圾桶寻找食物。这是让人不安的一幕。”

  2 月 5 日第100中队驻扎在蒙特科尔维诺(Montecorvino)机场,此前装备 P-38 或全新 P-63“眼镜王蛇”传言很快被击碎,在机场上等待他们的是老旧的 P-39。当天该中队就在指挥官罗伯特.屈斯维尔(Tresville)的带领下执行了第一次 P-39 任务。两天后,第 301 和 302 中队分别在查尔斯.迪波和爱德华.格里德(Edward Gleed)的带领下执行了第一次作战任务。

  蒙特科尔维诺(Montecorvino)机场,等待他们的却是老旧的“飞蛇”驾驶二手 P-39 进行海岸巡逻并不是中队所期盼的任务,飞行员要监视从帕勒莫和珀里卡斯特罗(Policastro)湾到邦吉亚尼(Ponziane)群岛之间的水域。戴维斯称接到任务时就像“脸上被打了一巴掌。”驾驶旧飞机在海洋上空飞行,即便没有敌机相当危险的。

  “我们来到这里真的很兴奋。”萨穆埃尔.寇蒂斯说。“我们将参加战斗并准备大显身手。但是却遭受了第一个伤亡。”第 100 中队的克莱蒙梭.吉文斯(Clemenceau Givings)因发动机故障只能从 P-39 中跳伞,但是他被降落伞的绳子缠住淹死在那不勒斯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家伙,因为他是中队的一员。”寇蒂斯回忆道。“他是个活泼的家伙,是我们失去的第一人。那天我们返航后他们说克莱门死了’,让我十分震惊。那时起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已身处战区。”

  P-39 的直线返航使他们要直接穿过罗马和滩头之间的高射炮走廊,沃尔特.威斯特莫兰德(Walter Westmoreland)的 P-39L(42-4778)被高炮击落,他在跳伞中摔断了腿。由于这次未经批准的行动,愤怒的戴维斯解除了格里德第 302 中队指挥官的职务并把他踢到第 301 中队。梅福林.“红色”杰克森(Mevlin Jackson)继任第 302 中队的指挥官。

  火山喷发3 月 15 日,维苏威火山的爆发使卡坡蒂奇诺机场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火山灰,暂停了飞机的起降,这次自然灾害的持续影响是火山灰在天空漂浮了好几个星期,对于沃尔特.帕尔默(Walter Palmer)的 100 中队来说,在巡逻时他们被迫先在港口上空的火山灰云层北侧飞行,然后再转向安齐奥滩头。

  这种情况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安全隐患。维吉尔.理查德森(Virgil Richadson)少尉在完成巡逻后准备降落时,突然发现一个披着火山灰的羊群正在穿越跑道。理查德森的 P-39 撞上了动物,折断了前起落架。“然后,我座椅下方的油箱开始起火。”理查德森告诉历史学者本.文森(Ben Vinson III)。“让我来告诉你没有比屁股下着火能让你动作更快的事情了。”

  火山爆发后两天,港口上空的巡逻就恢复了。劳伦斯.威尔金斯(Laurence Wilkins)和威尔顿.格罗孚斯(Weldon K Groves)在那不勒斯刚上空又发现一架进行例行侦察的 Ju 88,尽管全力追赶,他们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容克利用速度优势逃之夭夭。

  威尔顿.格罗孚斯(Weldon K Groves)到 4 月 15 日,第 332 大队的指挥部和第 301、302 中队都离开蒙特科尔维诺,前往卡坡蒂奇诺与第 100 中队重聚。后一个基地更加舒适,设施中还有一台发电机。机场也像磁石一样吸引德国空军轰炸机,4 月 19 日他们对机场进行了骚扰性轰炸而毫发未伤。悲剧的是 P-39 就没这么幸运了,第 100 中队的贝瑞尔.维阿特(Beryl Wyatt)少尉在一次巡逻中因发动机失去动力而坠毁,几小时后身亡。第二天,大队公共关系官雷.瓦尔(Ray Ware)中尉通知飞行员们,不久就要换装 P-47D 了,这使大家非常开心。

  4 月 21 日凌晨,德国空军又对卡坡蒂奇诺机场进行了骚扰性轰炸。就在大队学会无视这种夜间探访时,24 日 30~40 架 Ju 88 再一次轰炸了基地。30 分钟袭击造成的损失要远大于之前的任何一次,迫使他们开始了挖掘散兵坑的辛苦劳动。当天晚些时候,第 332 大队进行了一次扫射任务,但是在起飞时第 100 中队德伽尔.琼斯(Edgar Jones)少尉的 P-39 失去了控制,飞行员坠机身亡。P-47 还无法很快到来。

  4 月 25 日首批 6 架“雷电”抵达卡坡蒂奇诺,这些飞机是第 352 大队的二手货。这些飞机最终将装备所有三支中队,黄黑相间的格子尾巴被涂成红色——大队新的识别色。、

  大队主要任务仍是港口巡逻,偶尔也掺杂着对地扫射。驾驶 P-39 进行扫射是很危险的,艾利森液冷发动机在一小块弹片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脆弱(被击中后发动机就会泄露至关重要的冷却液,然后再几分钟内停车),并且安齐奥地区到处都是德军高炮。5 月 5 日第 301 中队中队的詹姆斯.波尔金霍尔尼(James Polkinghorne)中尉在扫射任务中被高炮击落身亡,证明了这种任务有多么的危险。

  5 天后大队又接收了 10 架 P-47 并开始认真的换装训练,但是这些训练飞行也会很危险。5 月 22 日亨利.波拉德(Henry Pollard)少尉因驾驶 P-47D(42-75826)在换装训练中坠毁在卡萨尔努沃(Casalnuovo)附近而身亡。波拉德刚到大队才三个星期,他是第 302 中队在意大利损失的第一名飞行员。

  301FS 的一架二手 P-47D,1943 年意大利拉米特里(Ramitelli)机场

  同时“飞蛇”还在继续坠毁。5 月 24 日第 301 中队失去了约翰.亨利.鲍威尔(John Henry Prowell Jnr)中尉,他的 P-39L(42-4537)在执行护航任务时坠毁。9 天后,埃尔默.“小胖子”泰勒(Elmer Taylor)的“飞蛇”在港口上空起火。他跳出飞机,但因降落伞没能打开而摔死。

  5 月 26 日伍德罗.摩根(Woodrow Morgan)中尉驾驶的 P-47D(42-75830)在扫射任务中被击落后俘虏。更让人难堪的是第 301 中队的罗伊德.哈奇科克(Lloyd Hatchcock)少尉,3 天后他驾驶 P-47D(42-75971)在飞行中迷航,降落在德国人占领的罗马-利托里奥机场被俘。他的 P-47 也被缴获,涂上了德军机徽,机鼻和翼尖也涂上德军黄,然后飞往北方的雷赫林(Rechlin)测试中心进行评估。

  1944 年 10 月,这架雷电转场至著名的吉尔库斯.罗萨利乌斯(Zirkus Rosarius)基地,该基地的任务是与缴获的敌方战斗机进行模拟空战,让德国空军作战部队熟悉敌机的优缺点。哈奇科克的 P-47D 是德军缴获的第一架全功能喷水加力系统的雷电,直到 1945 年这架飞机一直保持着可飞状态。在欧战结束前几周,美军占领的哥廷根(G?ttingen)机场时发现了“雷电”已经被遗弃,被拆掉了螺旋桨,飞机后座在尾巴上。

  亚历山大.杰弗森(Alexander Jeffson)中尉在 1944 年 8 月驾驶 P-51 时被高炮击落后被俘。他在战俘营遇到了哈奇科克,“他永远无法面对自己由于导航失误而降落在德军机场的事实。当时德军机场在他一侧 35 英里处,而我军机场在另一侧 35 英里处。当他降落下来发现地勤说着德语并且都是白人时还很吃惊。”

  第 332 大队在最初阶段的作战被这些事件蒙上了阴影。5 月 27 日第 332 大队团部的先遣分队移至拉米特里(Ramitelli)。4 天后大队从第 12 航空队脱离转入第 15 航空队,从港口巡逻任务中解脱出来,立即参加深入德国境内的战略轰炸行动。

  本杰明.戴维斯上校率领新中队升空时浪费了一点时间。6 月 7 日 32 架 P-47 前往费拉拉-博洛格纳(Ferrara-Bologna)执行战斗机清扫任务,只遇到了零星的高炮反击。在飞向目标区域的途中,卡罗尔.朗格斯顿(Carroll N Langston Jnr)少尉看到仪表显示座机的滑油压力正在下降,他就跳伞了。但搜救时没有找到卡罗尔。其它飞行员也报告了滑油油压表错误指示低油压的问题,在以一名飞行员的生命为代价后,地勤们找出问题并最终修复了这个无关痛痒的压力表。

  戴维斯上校在简报时向飞行员极力强调大队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轰炸机。他对其它战斗机的战术不屑一顾,说“战斗机在轰炸机抵达目标区后就四散寻找战机。我们不这么做。我们穿过目标区,如果有轰炸机受伤,我们就派两架战斗机一路护航直到轰炸机在基地安全降落。”大队执行紧密护航战术,戴维斯说,以 12~16 架的中队编队在轰炸机群上空缓慢盘旋。

  编队到达乌迪内(Udine)附近。

http://howmlmwork.com/feixingzhongdui/52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